【荒福】教育(望不要再和谐x

OOC很严重。有啊十八。跟原作一点关系都没有。踩雷不负责,慎点。

-----------------------------------------------------------------------

【不良学生荒北x家庭教师福富】

“荒北,不要再逃跑了。”在补习时间提前来到荒北家的福富,偶然在路上看到准备逃离福富的荒北,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一脸不满的荒北带了回来。

不,其实也没费多大力气——毕竟福富是不会动粗的。只是荒北看到了拒绝福富回去上课后,福富不放弃地跟着自己,才无可奈何地答应了福富回来补习的要求。

 

荒北抗拒上课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除了第一次见面开始,福富每次去到荒北家对他进行辅导的时候,总有一个不留神让荒北溜走。一开始是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后来被摆了一道的福富连上厕所也在门外跟着他了。再后来,趁福富不注意,直接从房间的窗口,跳了出去。

为此,荒北的母亲向福富道了好多次歉。虽然福富并不在意,但是他开始意识到了,对比起授课,现在更重要的是先亲近荒北。

 

被福富带回来的荒北散漫地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把福富放在眼里。

“不逃跑,才怪。”

 

“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觉得福富的问题十分愚蠢,荒北笑了出声。

“哈!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无聊啊,笨蛋!不管是学习还是你,都超级无聊啊!”荒北为了激怒福富,特地说了这样的话。他说完后只是睥睨着福富,想要看看福富的反应。然而不管是对荒北不尊重的语气,还是对他轻蔑的话语,福富还是那张一点情绪都不带的脸。

“……”

看到福富毫无反应,荒北不屑地哼哧了一声,又补了一句。“没错,就是这张铁假面,超——无聊。”

 

“……是吗?”

“啊?”

“只有这个原因吗?”

福富没有生气,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被自己牵着走,这让荒北看上去像是跳梁小丑。荒北有些没控制住羞怒的情绪,猛地拍响了桌子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瞪着福富。

“是啊!?怎样,这还不够吗?!混蛋铁假面!”

“……既然如此,有能让你觉得不无聊的方式吗?”

没有回应荒北地挑衅,福富也没有偏离这番对话的主题,平静地问荒北。

荒北一把抓住福富的领子,把他拉向自己。

“有的话,你会照做吗?”荒北声音中的情绪,喷在福富的脸上。

福富不逃避荒北凶狠的眼神,也不畏惧荒北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像拥有能够把荒北这头对自己充满敌意的野狼驯服的自信一样。

在等待福富回答的这段短暂的停顿,房间内安静得能够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啊啊,是的。”

 

听到福富的回答。荒北像是得逞一样,嘴角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Part2

http://ww2.sinaimg.cn/mw690/698a56f8gw1f4y4dsz5lqj20ei0dx76n.jpg

 

part3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无聊。今天就算了吧。”

感到了愧疚,嘴上还是不依饶的荒北把自己的小靖友从福富的体内拔了出来,福富像是解脱了一样无力地滑坐到了地板上。

 
 看到福富脱力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荒北心里是有些不安的。他想要过去做些像补偿一样的行为,比如说扶他起来什么的。但是想了想,刚才自己才气势汹汹地,在自尊好像过不去。荒北一咬牙,提上裤子,掩饰着自己亢奋后半勃的分身,准备什么都不管地去洗手间把剩下的事情解决掉。

然而在他准备无视福富迈出房门的时候,福富竟然叫住了他。

 

“……荒北,不要逃走。”

“……哈?!”荒北惊讶地回过头来看着福富。

福富的眼睛还留着生理泪水的痕迹,粗糙的呼吸都是刚刚荒北单方面施暴的证据。然而福富却没有任何责备荒北的意思。
  
 荒北突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傻的吗!!我都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了!你还在说这种话!?傻逼吗你!”荒北对于福富的行为感到不能理解,不能理解到生气的程度。

“我是你的家庭教师。”说着,福富不慌不忙地穿上了裤子。

“哈?”荒北完全不知道福富想说什么。

“像刚刚那种行为一点意义也没有。”

“哈?!”

“如果你的‘不无聊’是赋予我疼痛的话,我可以忍。”

“喂喂…”

“……但是希望下次不是这种方式。”毕竟是那种地方,太害臊了。

 

 

荒北终于理解福富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了,很明显福富是误解了什么。

“……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荒北笑了起来,蹲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福富。福富没能理解荒北的意图,下意识地歪了歪头。

 

荒北恶作剧地靠近福富的耳朵,在他耳边吞吐着气息,“刚刚那个是SEX啊。”紧接着荒北竖起了左手食指,用右手手指环了个圈,做了个sex的动作。“男和男做的时候都是用那个地方的啊。”

 

“!”福富这才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荒北。接着不仅仅是耳朵,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福富似乎是回想起了刚刚的事情,然后确定了确实是这么一回事。然后擅自后知后觉地陷入了混乱。

 

这家伙,现在才意识到吗?荒北惊叹于福富的误解程度。另一方面开始反省自己的技术竟然差到能让他误解的程度——虽然跟男人是第一次。

 

在荒北等待福富冷静的时候,福富艰难地叫出了荒北的名字。

“荒、荒北!”

“啊?”荒北看向福富。

“不、不能再做这种事情了!”

 

荒北没有回答,就这样盯着福富看,福富虽然依然红着脸,但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强烈动摇,却不服输地用了强硬的眼神回应荒北。

 

 

什么嘛,这人不是挺容易看穿的嘛?在动摇啊。

……眉头都快要挤在一起了,铁假面。

逞强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嗯?

可爱?

 

 

“不。”

在持续几秒这样的对峙之后,连荒北自己都没有想到地,毫无预兆地给出了福富拒绝的答案。

 

在福富没反应过来要生气的时候,荒北站起来向自己伸出了手。

福富看荒北要拉自己起来的样子,搭上了荒北的手,顺着他的力量站起来的时候,荒北一把把福富甩到了床上。

 

“荒北!!”

荒北一把按住要从床上挣扎起来的福富。

“接着刚刚的继续吧,”荒北愉快地笑了出来。

 

“我这次会尽量温柔一点的,呐,小福?”

 

 

评论(7)
热度(5)

© 二三@绝赞咸鱼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