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富兄弟】(想不到名字不如就叫德国骨科x)

福富兄弟((捏造!!!!OOC!!!!!看情况有没有阿十八((

对这个雷到坟头蹦迪的真的不要点。

————————————————————————

前提是职业车手福富兄因为与赛事摩托车手起冲突退赛回家。(相关的就不解释了o<

——————————————

01

在家门口外的路上,寿一看到母亲带着比以往更加明朗的笑容从家里面出来。

“寿一,欢迎回来!”母亲走上前去整理了一下寿一的头发,端详着儿子的脸,“今天社团活动辛苦了,没有受伤吧?”

像以往一样,寿一摇摇头。“没有。妈妈你要去哪儿?”

“去买菜,你先回家休息一下吧,你哥哥回来了噢。”

寿一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父亲和比自己年长的兄弟都是职业的公路赛车手。父亲常年在欧洲征战,很长时间才能回来一次。哥哥的比赛也是在最近,理应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回家的。

寿一没有把自己的困惑询问母亲,跟母亲告了别,寿一进了家门。

玄关口确实放着一双陌生的鞋子。寿一脱下鞋子,把鞋子并排地放在了那双鞋子的旁边。

“我回来了。”寿一习惯性地喊了一声。母亲已经出门了,家里面没有人回应。但是哥哥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寿一放下书包,上楼搜寻哥哥的身影。刚上完楼梯,便在阳台发现了他,他倚着栏杆背对着寿一,还伴随着缭绕烟雾。

“哥?”听到寿一的声音,福富家的长男虎躯一震。

寿一走向阳台。“你在干什么。”

长男想要藏些什么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闻到呛鼻的味道,寿一皱起了眉头来。

“你在吸烟吗?”

长男转过身来,尴尬地朝弟弟笑了笑,“哟,寿一。”

02

寿一上一次见到哥哥还是几个月前。每次哥哥回来的时候母亲都特别高兴。当然寿一也是会高兴的,只是不表现在脸上而已。

连荒北东堂他们都能从寿一表情基本不变的脸上看得出喜怒哀乐,更别说家人了。什么都很直率的寿一,只是在表情管理上对自己有点严苛而已。

“你怎么会在这里吸烟?”寿一站在长男的身边,问道,“车队不是禁止成员吸烟的吗?”

长男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所以寿一不要说出去噢,我也是背着老妈抽的。当然老爸也不知道。”

寿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长男用手肘顶了订寿一的侧腰。“别这样嘛,你小时候我帮你瞒了多少闯的祸。”

“明明都是你干的,让我背的锅。”

寿一养成了从小到大都率直,不说谎的性格,说不定正是有这样的长兄的反面镜子的影响。虽然每次长兄推卸责任的时候,都被母亲看穿,最后还是会数落了一顿。

“是吗!”长男打着哈哈敷衍了过去。

长男熟练地吸了一口烟,烟在他口中就像灵动的生物,一吞一吐,将之化为有形,又无形地融化在空气之中。

寿一轻轻靠在围栏上,与长男并排。他像母亲端详自己一样,端详着哥哥的脸。

“发生了什么了?”

哥哥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想要敷衍寿一,反问寿一。“怎么了?”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比赛吗?”

长男没有回答寿一,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再跟寿一分享自己的事情了的。寿一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哥哥进职业队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母亲说是因为比赛的事情压力太大,需要寿一理解。等他到像父亲一样经验丰富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福富家的长男吸了一口烟,冷不防地恶作剧般喷在寿一脸上。

寿一被烟呛得睁不开眼,直咳嗽。

长男看着寿一笑了起来。

“我说是因为想你了你信吗?”

“……别这样,哥哥。”长男的玩笑被寿一无情地打断。

哥哥的烦恼他能理解,成为职业以后,自己的输赢都将背负上巨大的利益。自己的公路车生涯将牵扯上更多的人,甚至国家。

福富家尤为特殊,由于父亲的优秀,选择了走父亲的路的福富家的孩子们,也将背上舆论的压力。

“寿一高三了吧。IH怎么样了?”

“输了。”

“是吗。”

兄弟之间对输赢的讨论,比以往更为平静。

长兄手上的香烟已经被燃烧得所剩无几了,他把烟按灭在烟盒上,然后用纸巾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

“寿一,你还小。”长男拍了拍寿一的肩,想办法处理自己手上的“罪证”去了。

我不小了。

虽然想要这样反驳哥哥,但是寿一却没能说话。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福富家的长男停了一下,对还呆在原地的弟弟笑了笑。

“我刚刚说想你了,是真的。”


TBC

————————————————————————

03还在写接下来是能去德国骨科就医的剧情((

我考虑一下今晚可能发x

评论
热度(1)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