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布黑】勿燥

黑荒黑前提的抹布黑(x

强调一下,小雪是我亲儿子(x

另外下次更新日期是2015.4.31(x

----------------------------------------------------------------

“请问你是黑田君吗?”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焦急地看着黑田。

黑田心生疑惑。

“我是,怎么了吗?”

男人的眼睛在得到黑田回答的那一瞬间露出了与焦虑完全不同的光芒,黑田以为自己看错了。

男人颤抖着拉着黑田的手。

“啊啊荒北!黑田君,你的前辈…出事了!”

 

[略]

 

 

等到黑田被人拿掉头罩之后,发现这完全是个陌生的地方。

放眼望去全是废弃的工业垃圾堆成的一人多高的垃圾山,根本无法看到这一堆堆小山后面到底是什么景象。他们所在的这一小块空地似乎也是施工作用时勉强打扫打扫空出来的。

这里似乎根本不会有别人来。

“周围乱看些什么呢黑田君。”一直在身后控制着黑田的男人,用力捏着黑田的下巴,硬生生地把黑田的头掰了过来。黑田没忍住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唔…!荒北前辈呢?在哪里?”黑田没忘记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的。

被一个陌生男人告知荒北出事之后,黑田的心“咯噔”了一下,黑田满脑子都考虑着荒北的安危,甚至没有跟泉田或是福富说便跟着男人走了——却没发现是个陷阱。

黑田便被几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五花大绑了起来,拳打脚踢让黑田吃了点苦头之后便给黑田带上头罩,带来了这个地方。

 

听了黑田的询问,几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嗤笑道:“连你自己都这般地步了,你竟然还想着那个荒北?真是羡慕荒北啊,有个这么好的后辈。”

“…”

见黑田对自己的调侃没有反应,男人往后捋了捋掉在前额的碎发,挑衅般走到黑田跟前,用粗糙的手掌抚上了黑田的脸,黑田觉得脸上微微发疼。

男人投以黑田怜悯的眼神,真是可怜啊黑田君。

黑田狠狠地甩过脸,近乎低吼地,“别用你的手碰我!”

受到拒绝的男人脸色一变,控制着黑田的人见势狠狠从后面踹了两脚黑田的膝盖窝,黑田狼狈地跌跪在地。

 

头领似的男人来会踱了几步,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把荒北带过来。”

“…!”

几个男人把瘫软得近乎失去意识的荒北连拖带拽地带到黑田面前,因为之前受到的苦难而变得肮脏的制度因此又沾染上了厚重的尘土,就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在一阵小小的扬尘中黑田看清了倒在自己身前的人。

身上捆绑着限制行动的绳索,可是这个人却早已失去了挣扎的力气。荒北头上带着跟黑田来时一样的头罩,黑田看不见荒北的脸,但是头罩上大量的液体留下的暗红色痕迹,让黑田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拍。

 

那是血。

 

黑田无法冷静,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挣扎了起来。

“荒北前辈!!!”

为什么…?!

两个男人无法压制住突然暴动起来的黑田,为了让他失去行动力对黑田拳脚相加,黑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却依旧奋力爬到荒北身边。

“为什么!!!他根本没有被你们这样对待的理由!!混蛋!!!!”

头领听了黑田的话爆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黑田君你在开玩笑吗?你知道这家伙之前是干什么的吗?不良噢?那时候他打伤了我多少人!然后竟然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哈哈哈没想到竟然去骑什么车了!真是多亏了你们王者箱根的登刊啊,让我又把他给找到了。”

黑田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想要冷静下来。

最重要的是怎么才能带着荒北前辈逃出去,再这样下去荒北前辈就…

黑田气喘吁吁地被压在地上,不屈地把视线瞪向头领。

“…你们这是犯罪!”

“那又怎样?”对方不以为然地嗤笑道,“报警吗?把我抓起来吗?让我付出代价吗?”

面对对方的挑衅,黑田已经是近乎极限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不能再被他牵鼻子走了。

黑田看了一眼不远处奄奄一息的荒北,喘息的幅度似乎越来越小,黑田焦躁了起来。

“你想怎样?要是只是报复荒北前辈的话,已经够了吧!?”

“黑田君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够?要是只有荒北就能够的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

头领笑意盈盈的一番话听得黑田背脊发凉。

“你想怎样。”

“破坏哦。”

“……”

“把荒北身边重视的全都破坏掉,蹂躏得粉碎。”

评论(4)
热度(8)

© 二三@绝赞咸鱼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