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奇想的福荒

毕业之后的暑假,荒北要么呆在家里,要么就跟福富新开在一起。
至于东堂,似乎家里的生意要帮忙,倒是少有联系。

这样子的假期,荒北没得选择。因为他除了队友以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朋友了。
约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骑车,这是他们之间最直接也是最合适的交流方式。

这个假期的最后一天,带着闷热,也就要结束了。

这一天,跟荒北呆在一起的只有福富。

两人背着夕阳,推着车行走在洒了一地黄的街道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荒北时不时笑出声来,尽管福富还是一副铁假面的样子。

已经比最初柔和了很多了吧。

荒北悄悄看着福富的脸这样想道。

福富似乎是注意到了荒北的视线,转头对上了荒北的视线。

“荒北。”
“什么。”
“明天我就到大学去了。”

荒北敷衍似的说着:“真巧啊,我也是。”声音听起来无精打采。

洋南和明早。

好远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福富说出了荒北正在想的事情,这种情况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荒北怔了怔,笑了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同步率…吗。

“谁知道呢。不过只要小福你想见面的话,什么时候都行的吧。这家伙,会带我去见你的。”荒北拍了拍身边那台拥有着好看的薄荷色泽的bianchi——在夕阳的笼罩下似乎泛着淡淡的光。荒北和福富所有的因缘都从这辆车开始。

不知不觉就已经三年过去。
车架却在荒北的爱惜保养之下宛如当初。

“这台车,一定能带你走得更远,荒北。”福富看着荒北,除了期望,还有什么别的复杂的情绪。

荒北看着福富,良久没有说话。

走得更远。

“一个人是不可能走得远的,这个不是你教我的吗,小福。”

从今以后,就只剩下我了啊。

“你会有新的队友,会遇到很多优秀的人,”不知道福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荒北听着总觉得心被谁揪着似的,烦躁不安。

这种心情太复杂以至于荒北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只有小福。

不想成为对手。

“你怎么知道我会继续骑车?我要是说,不是为小福领跑就不再骑车的话呢?”荒北觉得说出这种话,说是闹别扭,更像在向福富撒娇。

明明知道没有意义,却还在期待着福富给自己的答案。
一点也不像自己。
真是蠢爆了,我。

“不行,荒北,你要向前进,”福富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正如以前一样坚定而又无法抵抗的威慑力,“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再跟我在顶点相见的。”

荒北心中那跟弦似乎被拨动了,他听到微妙的声响,催促着自己。

“……这是命令吗,小福?”
荒北注视着福富。

“不,是请求。并非箱根主将,而是作为福富寿一个人的请求。”福富寿一未曾动摇过,荒北甚至觉得对着这样的铁假面自己除了无奈就是无力。

荒北停下了脚步,车轮带动链条滚动的声音也从二重奏变成了giant的solo。

“真是太狡猾了,小福。”

随之,giant也停了下来。
“荒北…”

“我还想再一次为小福领跑…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地把你送到终点前的。”

福富没有对荒北做出任何回应,沉默地走到了荒北跟前。

“抬起头来。”这样说着的福富并没有等荒北行动就用双手捧着荒北的双颊,轻轻抬起了他的头。

“干嘛小福。”

“向前看,然后前进。”

荒北感受着从福富宽厚的手掌传的温度,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荒北就学会了怎么从这张铁假面中读出感情来。不懂得如何恰当的言语,所有的真诚都隐藏在福富的眼中。

“我知道了,”荒北握住了福富抚着自己脸颊的手,“这一次也会让你认同的,以对手的身份。”

“啊啊,我期待着。你很强,荒北。”


到时候,也要记得表扬我啊…小福。

评论(4)
热度(23)

© 二三@绝赞咸鱼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