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黑】The Other

新荒前提的悠黑。
打开lft发现有临时保存的脑洞,就把剩下的写了写,没修改过所以写得应该挺潦草,看官们也请随意hhhh没完,下次心血来潮就把剩下的写完。。。

01

旅行合宿。

“为什么我非要跟新开睡一张床不可...”

“这是抽签决定的哦。”

听了如此解释的泉田的话,直接无视悠人的“我睡觉很安静的黑田前辈”,黑田叹了一口气。

“诶...我跟泉田前辈睡一张床吗?虽然也没所谓啦,”真波如同往常一样带着明媚的笑容说道,“可是铜桥和苇木场前辈睡一张床真的好吗,哈哈。”

顺便一提,苇木场前辈看上去很不安哦。真波补充了一句。

尽管如此。

一根筋的泉田队长今天也依旧没有理会队员们的抱怨。

“要时刻记着,我们很强,abu!!”

这不能解决问题吧队长!!

02

玩了一天之后,作为这一次活动的负责人之一的黑田已经筋疲力尽了。

在公共浴场洗了澡回来,却发现悠人早已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枕着自己的手臂躺在床中间,睡前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黑田的样子。

“喂,新开,我没位置睡啦...”说着黑田屈身准备把悠人推到一边去。

“我没睡着哦,前辈。”悠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脸刚好与黑田的视线平行——有点靠近过头了。

“唔啊!”黑田被吓了一跳,反应过度没把握住重心,悠人顺势拉住黑田的手,黑田倒在了床上。

“别吓人啊新开!”

悠人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问了黑田另一个问题。

“黑田前辈,你一直都叫我'新开'呢,明明大家都叫我'悠人'呢。”

“哈?我们并没有熟到能叫名字的程度吧。”而且塔一郎不是也叫你新开吗。

黑田看不懂悠人,虽然不像真波那样经常做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总让黑田觉得不自在。黑田不擅长一点也不擅长应对悠人——就像不擅长跟他哥哥新开隼人相处一样。

“别玩了,关灯睡觉。”黑田翻身背对着悠人,努力赶走脑海里所有干扰他睡眠的想法。

悠人应黑田的要求,顺手按了按床头的按钮,关了房间的灯。然后躺在床上调整了一下睡觉的姿势。

在床一阵晃动之后,黑田感觉到了吐在自己脖颈温热的气息。

“...!”他是故意的。

故作淡定的黑田往床边缩了缩。

“再躲就要掉下床了前辈。”悠人玩笑般的语气让黑田不悦,总觉得自己被耍了。

“你故意的吧。”

“谁知道呢,”悠人打算糊弄过去,在没有完全没有光线的黑暗中,视觉以外的感官似乎变得更加敏感,黑田觉得悠人在自己背后做的一举一动甚至连心跳的声音都无限地放大,正强迫自己感知他的存在,就连本来呢喃般的声音,都足以让黑田的神经充分感知,敏感得甚至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黑田前辈其实是讨厌我的吧?”

“没有。”黑田几乎是接着悠人刚落的语音回答的,就像心虚的小孩的掩饰。

悠人并没有理会黑田的回答,或者说这个问题他一开始就不打算让黑田回答,充其量只是说给黑田听的自言自语罢了。

“黑田前辈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呢。”

“就连抽签跟我一起睡的时候也表现得那么不愿意。”

“也几乎不会直视我的眼睛。”

“甚至连话都不愿意跟我多说两句呢。”

“为什么呢?”

“......”
黑田没有任何回话,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悠人所说的都是自己有意而为的事实。

被悠人像这样毫无保留地戳穿,黑田慢慢明白了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的情绪。

——对新开悠人的恐惧。

总觉得这样的单方面的对话,黑田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发展。

“是因为我跟隼人君长得太像了,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了吧,前辈。”

猜到了。
虽然猜到了悠人所察觉到的。

却依然没想到一句话真的说出来会对黑田的动摇有那么大。

“我都知道哦。没来箱学之前,黑田前辈的事情,”悠人调整了一下睡姿,翻了个身,声音远了,却还是字字击中黑田的软肋,“...还有隼人君和荒北前辈的事情。”

“......”黑田一语不发。

悠人仿佛是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轻笑了一声。
“对不起,说那么多打扰你休息了,晚安,黑田前辈。”

“............晚安。”

这一次的晚安换来了应得的一晚的沉默。

评论(1)
热度(6)

© 二三@绝赞咸鱼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