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啊荒北,老是喝佰事,杀精噢?”

    虽然待宫和荒北的孽缘就是因这佰事而来,但是待宫还是看不下去了。

    荒北对佰事的狂热真的已经到了一定地步了。这个人,再这样下去会得病的吧。待宫不禁像这样担心起荒北来了。

    “烦啊待宫你,我喝又不是你喝,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荒北瞪了待宫一眼,把佰事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地往肚子里灌。

    “喂喂,我这也是出于好心关心一下你的性福嘛。”待宫开玩笑似的说道,完了还像嘲讽一下笑了出来,说着“现在的女生很注重那玩意儿的。”

    荒北实在不想理会开黄腔的待宫,就恶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滚”。

    待宫坏笑地想要靠近荒北继续跟他说点什么,荒北当机立断给话还没到嘴边的待宫重重来了一拳。

    “…噗唔!!!我还…什么都…没说…!”待宫吃痛地捂着肚子蜷缩成了一团。虽说平时也受了荒北不少攻击,可是这冷不防地来一下确实有点吃不消。

    “看你样子没什么好事,闭嘴吧你还是!”

    看荒北冷淡的样子,待宫干脆躺在地上打滚了起来,还一边像上年纪的老人家似的嚷嚷着“哎呦疼死了疼死了受不了了”。

    “好烦啊你!”荒北坐在椅子上用穿着室内鞋的脚在待宫身上蹂躏。

    “等…!噗哈…!”荒北似乎戳到了待宫的敏感地带,看着待宫的反应,歪起嘴角,不停地又踩又蹂着。

    “…荒北!哈哈哈…!!哈哈饶命!!真的快住脚哈哈哈…”荒北一脚轻一脚重地,逗得待宫直痒痒。

    待宫不停扭动着捂着不让荒北弄,费了好一番体力。

    待宫干脆滚到了荒北的椅子边上气喘吁吁地抱紧了荒北的双腿。

    “不行了我…你让我歇会儿…”

    嘁。荒北踏了待宫一脚,便扭身作罢,喝他的佰事去了。

    等待宫在地上躺了小一会儿喘顺了气,他又笑嘻嘻地躺着挪到了荒北两脚间,环着荒北的小腿。

    “诶荒北,我说真的,少喝点吧,对身体不好…”

    荒北低头撇了待宫一眼:“算了吧你,为我考虑真是谢谢你了,”荒北这话说得根本就是在说“你多管闲事”,接着又说,“不会有人喜欢我的,哪来什么鬼性福。”

    “你这样说,暗恋你的女生得多伤心啊,啧啧。”

    荒北听了这句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低头看着待宫,挑高了眉毛,问:“你真这样觉得?”

    那是啊,那当然了!待宫若有其事郑重地点点头。

    “我要真变那样了,你会伤心嘛?”荒北抛了个待宫没想到的问题出来。还沉浸在荒北上一个问题的思考中的待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荒北什么意思,笑了出来:“你傻啊,我干嘛要伤心!”

    “因为你不是喜欢我嘛?”这次轮到荒北嚣张地挑起嘴角笑了。还那么关心我的性,你真是,啧啧。

    “哈!!?你他妈没病吧!”

    待宫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跪着扭过身看着荒北,没刹住车猛地拍下荒北的大腿,荒北疼得条件反射缩了一下,待宫重心一下没稳住,下意识骂了一句“哎呦我去你妈唔噗!!”接着因为不可抗力,猛地一头扎进了荒北的腿间。

    荒北吓得往后一缩,抽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佰事碰倒了,佰事“哗啦”潵了待宫一头。

    “…………………………………………………………”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今天的天气确实不错。金城抬头仰望晴朗的天空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诶金城?怎么在活动室外面站着?不进去吗?”路过的同学问道。

    金城只是笑了笑。

    顺便一提,金城是一个非常懂气氛的人。

 

--------------------------------

这是一篇乱七八糟又神烦的待荒www

给组组的谢礼,谢谢组组给我刷作业(安心躺

不知道组组的LFT总之艾特一下 @矜泽。 

 

评论(9)
热度(10)

© 二三@绝赞咸鱼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