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荒】都是狼的错

快看见肉了但是没肉?!?!我不知道tag要打福荒还是荒福qwq……但其实是福荒嗷!((

    荒北来到福富房门前时,从门缝中已经看不到里面的灯光了,福富估计是已经睡了。

    荒北停在门前,愣了神。如果现在进去打扰他睡觉的话,这人会生气吗?

    生气…不过我连这家伙生气是怎么样的都没见过。

    说起来福富在荒北面前永远都是那副表情。以前不管荒北骂他也好,对他动手也好,他永远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想看小福更多的神情。

    新开说不定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小福,毕竟已经在一起六年了。

    不过老子才不会去问那个呆茄呢,嘁。

    “说什么IH第二天竟然在敌队主将面前哭了出来…嘁,混蛋,我也想看看小福哭的样子啊…”这种表情光靠想象可是想象不出来的!

    荒北调整了一下呼吸,打开了福富的房门。房内黑漆漆一片,荒北的夜视能力不弱,还能大概看到房间的布局以及躺在床上的福富的轮廓。

    房间里都是福富独有的味道,嗅觉神经发达的荒北,竟产生了一种安心感。

    房间内一切静悄悄的,只有福富平稳而节奏的呼吸声。 

    荒北凭借着记忆以及微弱的视线绕过中间的桌椅杂物朝福富走去。荒北的动作很轻,真的就像猎食的野兽一样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话说自己到底想干嘛。鬼使神差就进来了,现在已经站在了福富的床边。

    福富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毛毯,面朝墙壁,微微蜷缩着身体,抱着个什么睡得正佳。

    荒北小心翼翼地伸手戳了戳福富怀中的那团东西,什么嘛,是枕头啊。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有抱着东西睡的习惯,是什么来着…缺乏安全感?

    搞笑,这个人怎么可能缺乏安全感啊!

 

    福富睡得很安稳,荒北看着他竟有一种奇妙的触动。

    没有了平时凛冽的气场,睡着了的福富,虽然看得不清楚,表情也似乎柔和了起来。荒北觉得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差点没忍住在福富棱角分明的脸上搓上两把。

    荒北低头注意到了,因为身体的蜷缩,福富的后腰从衣服和被子里漏了出来。

    荒北狡黠地笑了一笑,产生了恶作剧的念头。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跨跪在福富身上。

    小福现在全身都是破绽啊。

    “呣…”福富不舒服地发出了一声喘息,荒北稍稍从福富身上把体重移开。

    在确认过福富还没醒来之后,荒北把手从后腰伸进福富的衣服中,沿着脊梁一直向上抚去。另一只手从后腰一直抚到小腹,朝着身下而去。

    …好温暖。

    

    “呣…”

    在荒北略微冰凉的手触碰到福富小腹的时候,福富全身像痉挛似的颤抖了一下,进而把枕头抱得更紧了。

    …荒北竟然觉得这样的小福有点可爱。 

    喂喂小福,…这太犯规了。

 

    荒北一手撑在床上支撑着以及的体重,一手隔着裤子对福富进行爱抚。 

    荒北从小腹直下,直到触碰着福富的下半身。手掌摸索着轻轻地握住福富的分身,用温热的手掌把它包了起来。手指小心翼翼地挑弄着。

    荒北像对未知紧张又好奇的小孩一般,在恶作剧的同时,观察着福富的反应。

    “唔呣…!荒北……”

    荒北听到福富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吓了一跳。吓得心脏快要停跳了。屏住呼吸,发现接下来什么也没发生之后,确定了福富说的是梦话。荒北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那么巧就梦到我了呢。

    荒北继续放肆而又谨慎地逗弄着福富。

    “呣嗯…!…”福富紧紧地抱着枕头,身体一点点蜷缩得更深。因为欲望而扭曲的声音听得荒北心痒。

    手中的灼热已经比刚才更加硬挺,荒北自己竟然也起了反应。

    怎么办…现在这个情况太糟糕了。

 

    “唔…!是谁…”一只手抓住了荒北的手腕,吓得荒北心跳漏了一拍。

    “…!”荒北内心大喊糟糕。

    “是谁。”遇到这种事情没想到福富的声音听上竟然还波澜不惊,荒北在惊叹之余,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紧紧地抱住了福富,把他的双手连同枕头压在腹下,掰过他的头,紧紧地咬住他的唇,在福富惊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舌头几乎是冲开牙齿闯进口腔,在福富嘴里进行一番肆虐。

    听着福富紊乱的呼吸声荒北有一种满足感,像这样慌乱的福富,他是第一次见到。

    熟悉的味道,在对方压住福富的那一刻,让福富认知了身上的人正是荒北。

    荒北?为什么?

    荒北粗暴的吻让福富喘不过气来。

    “荒北,住手…呣!”

    福富挣开手,死死抵住荒北的肩膀,拉开了荒北。受到福富的干扰荒北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在床上,福富趁此机会跟荒北调了个位子,跨坐在荒北的身上。

    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这样安静地看着对方。先是休整好气息的福富开口了。

    “荒北,为什么做这种事?”福富又恢复了平时的状态。

    嘁,遇到这种事情这家伙难道不会生气的吗!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脾气坏还是好。

    “老子想做就做,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说着荒北弹了起来,环着福富的脖子一顿啃咬。

    真是不爽!混蛋铁假面。

    “唔!!”福富发出了沉重的声音,“荒北,放开我!”

    荒北听闻后反而更加死死地环住福富,福富挣扎无果,只得重重地把自己连同荒北推倒在床上。 荒北因为背受到撞击疼得松开了嘴。

    “疼死了小福!”

    “荒北你做得过分了。”福富压制住荒北,按下了床边的按钮,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刺眼,荒北用手背挡住了眼睛。

    床上一片狼藉。 

    荒北的眼睛恢复了正常,他躺在床上,看着居高临下的福富的眼睛笑了出来。

    这是平时看到的小福呢。

    “小福刚刚做梦梦到我了?”

    “是啊。”福富坦率地回答。

    “梦到我什么了?”

    "……“

    福富没有回答,荒北注意到福富发红的耳尖。

    “…!”荒北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才反应过来,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福富看到荒北的样子,深叹了一口气。

    “荒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都说了不为什么!我想做就做了!”荒北只能用生气来掩盖自己的羞耻,硬是瞪了回去。接下来又是两人沉默地对视。

    荒北不自觉地留意着正跨在自己身上的福富,以及紧贴着自己的他的胯部。

    福富的体温传到荒北的身上,那是不知是因为睡觉还是因为自己的挑弄而产生的热量。

    福富皱起了眉毛,却什么都没说。

    这样反而让荒北不安了起来,耳朵在隐隐发烫。

    “干嘛!想说什么就说啊。”荒北看着这样似乎在抑制什么似的福富,气不打一处来。

    快说啊,说点什么啊…

    ……或者做点什么啊!

  “回去睡觉吧。”福富从荒北身上下来,径直走到门口处,打开了房门。

荒北躺在床上,怔了怔,突然间愤怒地弹了起来,抓起枕头狠狠地朝福富扔过去,福富无言地把枕头稳稳地接了下来。

  “…我说我不回去呢?”荒北斗胆问了出口,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混蛋,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荒北,回去。”

  福富低沉的声音总觉得与平时不太一样,比平时多了更多的强硬。

  荒北气不打一处来,捏紧了另一个枕头向福富砸去。

  “你个笨蛋!”

  这次福富没有接住也没有躲开,闭上眼睛用脸接受了荒北的愤怒攻击。

  “这个混蛋铁假面!嘁!”荒北气冲冲地走出门,临出门前瞪了福富一眼,狠狠地把门摔上了。

 

  在门一声巨响之后,房间内恢复了沉寂。静得福富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福富无力地靠着门坐了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如果再不赶荒北走,这一晚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今夜的福富寿一第一次因为一个男性点燃了欲望。

 

end.


【【【给我更多的福荒!!!给我更多的福荒!!福荒不足嗷嗷嗷!!小福不足嗷嗷嗷!

评论(10)
热度(28)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