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锤星】什么什么豆效应(pre-slash)

《什么什么豆效应》

星锤星

 

01

星爵觉得自己不是什么社交生物,他在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很享受的,跟他的那些老旧磁带一起,他能够就凭他自己度过一个美好的时光。正如现在,他欣赏着浩瀚无垠的太空(虽然仍然是黑漆漆一片偶尔漂浮着些太空垃圾),跟随着他的音乐在驾驶舱里扭动着身体。他棒极了,他的音乐也棒极了。

说起来他为什么是一个人了,星爵突然意识到整个Guardians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卡魔拉?”无人回应。

“火箭?”无人回应。

“格鲁特?”以及无人回应。

他离开驾驶舱,朝尾舱走去。走近时星爵听到了大家爽朗的谈笑声。

“你们竟然背着我偷偷开派对还是怎样?”星爵佯装生气地抱胸,想要以一个威严的大家长形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然而谈笑声依然不减,甚至没人注意到他,这太奇怪了。

“嘿!你们这些家伙!”星爵真的有些生气了。他定睛一看,被Guardians围在中间的那个人是谁?Guardians里面有这个金发肌肉猛男吗?为什么大家都围着他好像他才是他们的新老大?

“嘿嘿嘿!”星爵气冲冲地走过去,扒开卡魔拉和德拉克斯肩膀间的缝隙,打破了崇拜者们的围墙,挑衅地站在那个外来者的面前。

“你以为你是谁!”星爵低吼。

猛男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不耐烦地撇了撇嘴,紧接着德拉克斯就把星爵推出了人群,星爵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你对他放尊重一点!”德拉克斯朝星爵说道,他手里还拿着他常吃的那个吃起来咔嗤咔嗤响的天知道什么什么豆。星爵一时间觉得这个什么什么豆在这里出现有些违和感,但是他太生气了,这个微小的念头被他强烈的情绪给覆盖了过去。

“你说什么?”星爵对德拉克斯说的话难以置信,他下意识想要找别人寻求认同,让大家评评理,然而在德拉克斯将他排挤出人群之后,所有人都当星爵透明似的继续围着那个金发小丑转,星爵气恼地朝大家吼道,“我才是你们的船长!”

“不,你不是,我们的船长是有着钢铁般的肌肉的宇宙男神,不是你这个软乎乎有几层脂肪的音乐肥宅。”火箭终于注意到了星爵的存在,怜悯地说道。

“我才没有几层脂肪?!”音乐肥宅他忘记了反驳。

“你只配吃着什么什么豆在船舱里当个隐形人。”德拉克斯说。说着他两步上前,捏着星爵的下巴,把他的什么什么豆一股脑灌进了星爵的嘴里。

“唔!唔唔唔!!”

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

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

 

02

咔嗤咔嗤咔嗤。

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咔嗤。

 

星爵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后萦绕在耳边的咔嗤咔嗤声让他下意识怀疑刚刚那个其实不是梦。他循着声音望去,这可怕的声音来自于坐在他旁边正吃着最喜欢的什么什么豆的德拉克斯,仅比他吓人的笑声低分贝那么一点,几乎没有区别。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了,星爵才发现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从椅子上坐起来,捋了捋头发,环视了一圈船舱,虽然现在只有德拉克斯和沉迷电玩的格鲁特在,但是也让他安心了不少。他还是他们的船长,那是当然的。

 

“德拉克斯。”

“嗯?”德拉克斯停下了吃什么什么豆,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星爵。

说起来他好像还没有吃过这种零食,于是星爵朝德拉克斯伸出了手掌,抖了抖手。

“给我来点。”

德拉克斯看着他,没有说话。船舱安静得只剩下格鲁特电玩机里发出的电子音。

“什么?你不是那么小气吧。”星爵不满地皱起了脸。

“考虑到你肚子的脂肪,你不能吃。”德拉克斯指了指星爵的肚子,又比了比自己的肚子,在上面画了一个圈。

虽然有点不同,星爵觉得自己刚刚经历过跟这个类似的场景。

“我才没有那么夸张?!我也有肌肉的好吗?”星爵反驳道。

德拉克斯还是看着他没有说话,星爵甚至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怜悯。安静没有继续蔓延,倒是格鲁特发出了一声嗤笑。

“格鲁特!你认真的吗?”星爵叉着腰把自己遭受到的不公发泄在小朋友身上,谁都能嘲笑他就是格鲁特不行,他跟火箭学坏了,太坏了。他是个坏格鲁特了。

紧接着德拉克斯像是想起了什么,没有理会星爵,他猛地站了起来,星爵被吓得往后急退了一步。

“什么?”

“说起来,男神索尔还没吃过我的什么什么豆呢。”

“I am Groot.(他会喜欢的)”

“什么????????????”

 

03

星爵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跟他实力相当,只比他大概差那么一点的自称雷神的金发老铁还赖在他们船上。自从他出现之后星爵觉得自己被踢出了Guardians。在噩梦中那个被排挤在外的场景看来是真的,星爵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预知功能,他甚至怀疑他死去的老爹的神力是不是还对他有影响。

 

星爵哼了一声,对那个叫索尔的人嗤之以鼻。

在梦里面吃过瘪,他才不想像梦里面那样自讨没趣地打断他们,星爵在旁边默默地走开了,他坐到一边,表现得他很喜欢那样“专注”地看着太空的景色,虽然这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他的耳朵里充斥着卡魔拉的好奇,螳螂妹的崇拜,还有火箭的兴奋,时不时传来德拉克斯的不解风情,而格鲁特只是打游戏。这并不会让星爵对格鲁特产生什么被忽视的可怜虫共鸣,他可忘不了索尔的新战斧是格鲁特提供的斧柄。

说真的,他有什么好的。

 

“所以你一个阿斯加德人为什么是地球的复仇者?”火箭问。

“我猜我在地球比较受欢迎。”索尔的回答带着一丝骄傲听着又有些害羞(?),可能吧。

这里就有个地球人不欢迎你。星爵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的肌肉真结实,怎么锻炼出来的?”卡魔拉问。

“我也不知道,我猜?意识到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索尔笑了起来,充满男子气概的低沉嗓音变得更加生动。

“Wow,看来你不能给奎尔什么健身意见了。”

总会有人在考试的时候说自己没有复习然后不小心拿到的好成绩,太假了。还有,我才不需要健身,星爵想。他犹豫了一下,回过头确认了一下大家的注意力是否还在索尔的身上,然后偷偷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

……我不需要健身吧?他不那么确定了。

 

“有没有人夸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天哪,你的睫毛还那么长……”

他那双眯眯眼还没有我的好看!

 

“你有胸毛吗?我没有。”德拉克斯如是说。紧接着还没等星爵开动他挖苦的小脑瓜,德拉克斯就率先遭到了卡魔拉的吐槽,不愧是我的女孩,星爵想。

“你想看看吗?”索尔说,星爵觉得很明显他听出了挑逗的意味,紧接着他听到了Guardians兴奋的起哄声。

他的大脑宕机了,星爵根本止不住脑子里面浮现出那副恶心的景象,这算什么?星爵终于没忍住站了起来义正言辞地抨击索尔。

“你——你太卑鄙了!现在就要使出色诱的手段抢走我的船员了吗!我不管你的胸毛有多少,奶子有多大,你都不会,永远不会成为Guardians的一员的。”他压低了嗓音,星爵宛如阻止蛊惑人心的巫师的正义勇士,他把胸挺得高高的用鼻孔鄙视着那位比他矮的雷人索尔。

 

Guardians全员看向了他,眼神中带着怜悯。

倒是索尔没有,他看着他,始终保持着温和的微笑。

这是什么噩梦场景,星爵要吐了。

 

04

星爵由于捣乱被赶出了他们的粉丝交流会现场,他孤零零地回到房间。

“我才不会感到委屈,我可是星爵。”星爵自我安慰道,他打开了勇度在二手市场帮他淘回来的播放器,300首歌,至今为止他已经循环了好几遍了。

歌声充斥着他的耳朵,驱散不了索尔的声音。他不得不承认,虽然那个雷人跟他最多能打个不相上下,但是他的声音可真他妈的好听。

他想起不知道从谁那里学来的豆知识,说是低沉的嗓音对人有抚慰作用,大家都喜欢低音炮。星爵清了清嗓子,做起了发声练习。

“我的声音也挺低沉的不是吗,我也是男神的声音。”星爵满意地点点头。索尔的声音依然挥之不去,他摇了摇头集中在音乐上。勇度给他淘回来的播放器,他又想起勇度。勇度曾经说过什么来着,虽然不多,但是不管哪个星球都有吸烟的人,老烟枪。他们的声音经过烟的长期熏陶,会形成一种独特的沧桑的声音,叫烟嗓还是烟枪嗓来着?

不过这种方法可没办法让星爵的声音向索尔靠近,星爵失望地撇了撇嘴。

“我的声音也不赖,为什么老是想到他!”星爵再次驱散自己脑内恼人的想法。

也许他能够从发声练习开始?嗓音的练成应该跟唱歌练习一个原理吧?星爵想,虽然他对唱歌练习一窍不通。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尝试震动声带,就像清痰一样……呕,恶心死了。

就像野兽的威胁低吼一样!

 

“这是什么声音?听起来像谁有痰咳不出似的。”

“你进来之前应该敲门,妈咪,”星爵停下了他尴尬的发声练习,万万没想到的人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还有,那是野兽的咆哮!”他纠正道,表现得好像他刚才没有过同样的想法。

 

“干嘛来找我?我这里可没有茶也没有啤酒招待你,我可不是你粉丝俱乐部的成员。”星爵摘下了耳机,说话忍不住酸溜溜的,他平时也经常跟火箭拌嘴,但是现在跟索尔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卡魔拉和小兔子说我应该来看看你?”索尔耸了耸肩,紧接着他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他们说你喜欢我只是不好意思承认。”

“胡扯。”星爵翻了个白眼,不屑地哼了一声。索尔打量着背对自己坐在床上的星爵,然后抱胸靠在了门边,说道:“你知道吗?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你现在就像闹别扭的小孩。”他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

“哼…我在他们眼里就像是除了格鲁特以外倒数第二个小孩,我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暂停了音乐关掉了播放器。

索尔从门口走过来,跟星爵并肩坐在了一起。房间的窗外就是宇宙,一如既往漆黑一片,然而星爵能看到不远处有另一辆飞船正在闪光。

“你是中庭人?”索尔问。

“是啊,地球人。”

索尔像是得逞了一样“哈!”地一声笑了起来,他表现得就像是星爵的老兄,得意地指了指他:“我就说,中庭人都喜欢我。”

“我没有!”星爵拍开他的手。

Wow,第一次肢体接触。他昏迷的时候搬运他那次不算。

 

这个性感猛男现在单独一个人来到他的地盘了,星爵认真思索了一下,他应该要掌握他们之间的主动权,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鉴于你对我有浓厚的兴趣,为了让你充分了解我,我们来玩‘问答游戏’吧。”星爵挑了挑眉。

 

05

星爵万万没有想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们竟然能够和平相处,没有什么幼稚的攀比或者什么的,只有索尔老老实实听从自己的安排。星爵这样想道,虽然并不是这样,但他这样想。

在星爵提议问答游戏之后索尔同意了,并表示感兴趣地更换了一个坐姿,他把覆盖满性感肌肉的双臂枕在大腿上,侧头认真地看着星爵。星爵准备好了,他搓了搓手。

“所以……你喜欢我哪点?”星爵问。

索尔难以置信地皱起了脸。“我以为是你喜欢的我?”

“嘿!现在是我的提问环节。”星爵纠正他。

这个出乎常理和逻辑顺序的问题难到索尔了,他皱起眉头发出沉思的声音。

“……你很有自信,我猜?”大家都知道索尔指的是什么,除了彼得·奎尔本人。

星爵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并不满意,他撇了撇嘴。

“到我了,”索尔专注了起来,“那你喜欢我什么?我的声音?”

“拜托,我才不喜欢你!”这回轮到星爵皱起了脸。

“不,你喜欢我!我猜你刚刚还在练习学我说话,绝对。”索尔站了起来,他挪到星爵的面前,用居高临下的视角跟星爵进行笃定的判断。

他说得对,但是星爵是不会承认的。

“我没有,那是我的兴趣,我就是喜欢发出像清痰一样的声音。”星爵也站了起来,他骄傲地抬起了头,试图用俯视角看面前这个比他高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的金发猛男。

索尔开始觉得星爵无理取闹,他笑了出声。

 

“所以,你叫雷人——”

“是雷神。”

“好吧雷神,你能放电打雷啥的吗?”星爵问道。索尔没有回答他,直接在指尖之间点起了足够的电流。噼里啪啦的蓝色小火花点亮了房间,倒映在窗口的玻璃上,让外面漆黑的宇宙直接不可见了。

 

“酷。”星爵情不自禁地说道。曾几何时他也有这样的能力,虽然就体验了那么几天。

看到星爵坦率地夸了自己,索尔满意地笑了起来。

 

“你多重?”索尔问。

“嘿,你什么意思,”星爵警惕了起来,“你不知道问别人体重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吗。”

“我只是好奇德拉克斯说的你很胖到底有多胖,他说你脂肪多得甚至得控制你的饮食,不让你吃他的什么什么豆。”索尔嗤嗤地笑了起来,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睛。星爵只觉得索尔用这些事情来取笑他真的玩得很开心。

“我不胖!”星爵说着,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怎么也洗不清了,他干脆捞起了他的T恤,让索尔看了一下他的腹肌。是腹肌,大概。

“你看,肌肉!”

索尔打量了起来,他觉得不好判断。

“其实……我也觉得你最好控制一下饮食。”

 

“……你再说下去我估计要真的揍你了。”

索尔友善地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他的肌肉估计能杀人,他的笑容真的称得上是人畜无害。星爵的气都给他笑消了。

 

“德拉克斯给你吃什么什么豆了?”星爵整理好他的衣服下摆,继续问道。自从这个食品在最近反复出现在他的眼前和对话里之后他真的很在意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是的,我觉得味道还不错。”索尔满意地点点头,“如果你真的想吃我下次可以偷偷给你带点。”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星爵翻了个白眼,他什么时候连自由地吃什么什么豆的权利都没有了。

 

星爵发现索尔真的很开心。他总是在大家面前充分表达着他的正面情绪——在星爵面前也不例外,如果星爵不是知道他最近经历了些什么,他表现得就好像他本来就如此。作为leader,他觉得他应该在队员表现得很好的时候对他们表示称赞,这是勇度教的。虽然索尔现在不是他的队员。

 

“我确实喜欢你的声音。”没有任何前奏,星爵突然说道。

“什么?”

“我在认真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

索尔怔了怔,接着又如往常一样温和地笑了起来。

“是的,当然。我知道。”

 

06

接着他们又聊了很多,但其中没有伤心过往,也没有离人。星爵收回前言,他只是在假装人畜无害而已,索尔的问题总是微妙地擦到星爵的怒点,就好像他是故意的,或者他觉得让星爵生气很好玩还是怎么的,他们好几次几乎擦枪走火。“小兔子”火箭把星爵从这场娘兮兮的对话中解救了出来。在他带走了索尔之后,星爵又恢复了一个人。

 

他重新打开播放器,戴上耳机,然后躺倒在床上。他闭着眼睛回想起刚刚的对话,愉快地笑了出声。

 

咔嗤咔嗤。

他又梦到那恼人的什么什么豆了。这次就好像那场噩梦的延续,他觉得自己的嘴里塞满了什么什么豆,不行,他要吃不下了。

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在逼他吃这玩意儿,如果是德拉克斯,他决定醒来之后跟他打一架,可怜的德拉克斯。

星爵在梦中努力发出唔唔地抗议声,那个人停下了给他喂食的动作。

“还想不想吃?”在黑暗中那个人问,这声音耳熟极了。星爵终于睁开了眼睛。

噢天,是索尔。笑嘻嘻的索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星爵摇了摇头。

“那要不要吃我?”索尔问。

 

什么????不要!我不要!!恶心死了!呕呕!这是什么噩梦……

 

星爵在潜意识里这样抗拒的同时,梦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写这个CP我估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

谢谢各位观看,如果觉得好吃的话请给我评论吧!啵儿

评论(16)
热度(202)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