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el】Painkiller 第三章

AU,Youtuber Dean x 慢性焦虑症患Castiel

前文回顾:

→第二章←

→第一章←

————————————————————

Dean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有漂亮蓝眼睛名叫Castiel的青年。 
 
01
Impala停在了学校对面,Dean坐在Impala里。 
 
Dean提前一个小时请了假从汽车修理厂赶过来学校,走的时候他连外面那件连体工作服都没有换。 
在这个周五下午Dean其实不用去学校上班,他把要维修的东西都在前几天修完了。但是昨天临走CastieL对他说“明天见”的时候Dean一时间没有想起来。等想起来的时候想要告诉Castiel却猛然想起他们没有交换过任何联系方式。于是Dean还是去学校跑了一趟,他不想爽约,而且他们至少还能交换一个联系方式什么的。 
 
他已经把Impala停在这里很久了。期间他把工作服揉巴揉巴塞进了后备箱,还确认过自己的身上没有难闻的汽油味。然后在车里仔细观察着校门口人来人往。 
 
按理说Castiel差不多会在这个时间等Charlie他们放学了。 
Castiel,他想起Castiel。 
 
Castiel的出现对于他来说确实很唐突。 
Sammy送给他的工具箱就这样被人弄坏了,他当然很生气。在追究了一群小鬼的责任之后,突然有一个人出来承认他才是罪魁祸首,还没等Dean酝酿好情绪他就摆出一副生怕Dean会吃了他的样子跟Dean说愿意补偿。……看到他这个样子,Dean真的生不起气来,搞得他才是加害者似的。 
 
不过认真的,补偿?买一个工具箱的钱谁都有,只是这可是他最亲爱的Sammy送的,面前这个风衣宝宝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 
 
明明有损失的是Dean,Castiel看上去却比Dean还要沮丧,似乎Dean再进一步拒绝他的补偿,他就会不停地变小,最后会缩到地里去一样。尤其是他穿着的那件偏大的风衣,让他看起来更小了。 
 
想想Dean几乎要笑了起来,那件风衣的效果实在太好了。 
 
“对了,你的风衣真不错。”于是Dean还是没忍住这样对他说。 
 
第二天Dean也见到那个青年了,同样的时间,穿着同样的风衣。那时候Dean刚干完学校的工作,开着Impala从学校门前经过。他先是看到了Charlie——她的红头发实在是太惹眼了,还有跟她一起的那个性格奇怪的表兄还是青梅竹马啥的。紧接着才看到了跟他们一起的那个青年。他正在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 
Dean自作多情地觉得他可能是在找自己。 
 
好吧Dean第三天的时候确定了,Castiel肯定是在找自己,因为他现在又出现在了Dean的眼前。 
怎么说呢,今天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他看上去不再充满迷惘和悲伤,而是普通的“享受今天”的表情。 
Dean开始怀疑之前见到的是不是Castiel了,他仿佛是第一次见Castiel,他前两天怎么没发现他长得那么,嗯,漂亮。 
 
他的蓝眼睛亮极了。Dean想。 
 
到后来吃饭的时候,Castiel这才告诉了Dean星期四的天使的事情,Dean恐怕明白了为什么他今天看起来那么高兴。 
 
并不是说Castiel对于Dean来说有多特别,Dean对对方的了解只止步于昨天中午的谈话而已。虽然Dean第一眼就觉得Castiel不仅长着一张书呆子的脸,举手投足都带有一点书呆子才有的迟钝感,其实并不是很想要继续跟他扯上关系。但是他在跟Castiel聊过之后,真想狠狠地打自己一巴掌——他没想到Castiel竟然是少见的能跟Dean聊得情投意合的人。Dean差点又因为以貌取人吃了一个大亏——同时他感叹,昨天跟Castiel的午餐对于他来说是最近一年里最美妙的一餐饭了。 
 
Castiel喜欢Impala,他有冯内古特的作品全集,还欣赏AC/DC和齐柏林飞艇;当Castiel说也听民谣的时候,Dean已经准备好坚持自己的音乐主张发表一番嘲讽了,却没想到他列举的都曾经是自己在Smith家深受父母影响而喜欢的歌手,他悻悻地闭上了嘴,把酝酿好的话语又憋了回去。 
不仅如此,Castiel还是个绝佳的倾听者。他对Dean说的任何话题都感兴趣,还会被Dean逗笑,不是那种开怀大笑。当Dean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的时候,他总是会嘴角稍稍上扬,清澈的眼睛注视着Dean。当Dean看进他的眸子里的时候还能在那一汪蓝里感受到他快乐的情绪。他的情绪不张扬,但是无比真诚,让Dean感到Castiel跟自己在一起就像自己 
跟他在一起一样享受。 
 
他喜欢跟Castiel相处的感觉,也许他们能变成很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出去玩什么的。 
——当然,这只是Dean单方面的想法。 
 
Castiel依然没有出现,但是Dean看到了他最爱的“小红”正在校门口张望。 
 
“Charlie!”Dean隔着马路远远地叫道。 
 
被叫到名字的Charlie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看到Dean在Impala里的时候惊喜地朝Dean跑来。Dean心里一紧,连忙把头探出Impala朝她叫道:“小心看车!” 
 
Charlie平安地来到了Dean身边,什么都没说就拉开了Impala副驾座的门一屁股坐了进来。 
“WOW!Dean!你知道我一直想要坐你的黑美人一次!这感觉真棒!” 
Dean自豪地笑了起来。“那当然!” 
 
“Castiel今天没来接你吗?”Dean紧接着问道。 
Charlie耸了耸肩道:“没有,今天是Balthazar来接我们。” 
“巴…巴什么?谁?” 
“‘Cassie’的‘男朋友’啊。”Charlie学着Balthazar对Castiel的称呼戏说道。 
Dean愣了愣,才反应过来Charlie在说什么。 
“……噢。”Dean尴尬地喊了一声,他没想过Castiel是那边的人。 
他突然觉得刚刚自己那些美好的想法都变得尴尬起来。但其实没什么好尴尬的,Dean是直的,而且对方也有男朋友不是吗?再说了,Dean从来没有往过那方面想过,他可是直的。 
 
他只是在考虑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让Castiel觉得自己动机不纯,或者无形间给了Castiel错觉,觉得Dean对他有那方面的意思。他开始反思自己昨天对Castiel做过的事情,反复确定有什么不可取之处。 
这不正常,为什么自己会在意对方的性取向?Dean混乱极了。 
 
Charlie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Dean的美人上完全没有看到Dean现在窘迫的表情。 
 
“怎么了?你跟Castiel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没什么。”Dean扯起嘴角迅速假笑了一下想要掩饰他此刻难以名状的心情。 
Dean发现此刻Charlie已经把安全带勒在了自己身上全身心地投入享受Impala之中了。 
“我觉得你离能坐我副驾驶的资格还远得很呢,宝贝。”Dean点了点Charlie的脑门。 
“我知道!”Charlie愤愤道,“我只是提前体验一下!反正到时候我也一定会有比你的车更棒的车的。” 
Dean有点生气了。 
“Charlie,你可真失礼!”Dean撸起袖子叉起了腰,他已经忘记了呛自己的人还是个孩子,“没有车能比我的美人更棒!” 
 
Charlie向他做了个鬼脸。 
 
“给我从我的车里下去,你这个小混蛋!” 
 
被Dean从Impala赶下去的时候Charlie打算永远不告诉他Balthazar只是Castiel的兄弟这件事了。 
 
-☆-☆-☆-☆-☆-☆-☆- 
 
Dean没有见着那个叫Balthazar的人,直到Charlie和Kevin钻进了一辆惹眼的蓝色Alpine A110时才意识到这是那个传说中的男朋友的车。肤浅的阔佬,Dean嗤之以鼻。 
 
Charlie走了之后,Dean觉得Castiel可能不会来了,他是时候要离开。 
可是直到天色开始变暗,直到人群最终散去,学校门前的马路才变得空空荡荡,无人等候。 
 
02
 
“Sam,我回来了。”Dean进门顺手打开了幽暗的小灯,轻轻把钥匙放在了门旁边的桌子上,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等他经过客厅里的沙发的时候他把包扔在了沙发上,接着朝他弟弟的房间走去。 
 
他轻轻敲了敲门,轻声呼唤着Sam的名字。 
“Sam?Sammy?” 
 
虽然现在才7点,但是Sam大概是睡了。他总是这样。 
 
Dean环视了一圈厨房,又打开冰箱看了看,东西一点都没动过。 
Sam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Dean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镇的啤酒,一屁股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他拉起罐子上的易拉环,啤酒罐里的气体迫不及待地发出了一个细微的“噗”声,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异常清晰。 
 
Dean什么也没有想,眼睛聚焦着空气中的某一点放空自己,任凭时间流逝。 
不自觉地,他叹了一口气。 
 
03
Dean得保持清醒。 
 
他不能看电视,也没有玩手机——当然,他是不会看书的。此刻Dean只是在黑暗中静静等待,也许期间还能在沙发上打了个小盹儿。 
 
他不知道Sam什么时候会醒过来,等到Sam醒过来,他得给Sam做饭,跟Sam说说话,确保他今天是否无恙。 
 
Sam的睡眠一直不是很稳定。他有时候会整晚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经常会在梦中惊醒。Sam不会尖叫,他总是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抑制住自己沉重的喘息,有时是啜泣声。所以Dean在Sam睡眠的时间总是很安静,他不能放过Sam房间内发出的任何动静。 
 
照顾Sam是他的责任。他反复提醒自己,错误不能再发生了。 
 
如果他当初能照顾好Sam的话。Dean又开始想这些事情了。 
他为了打消这种念头往自己嘴里猛灌冰啤酒。没有开冷气的客厅已经是凉飕飕的了,那些冰凉的液体经过他喉咙进入他食道的时候Dean就像内部也被冻住了一样止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觉得有点冷,需要回房间拿条毛毯出来。 
 
他起身的时候,不小心发出了有点大的挤压沙发的声音。 
 
“……Dean?” 
一把略显干燥的声音从Sam的房间里传来,Sam被Dean吵醒了。 
紧接着Dean转换了目标,从厨房里接了点水,走进了Sam的房间。 
 
“早上好啊,小老虎。”Dean随手打开了Sam房间的小灯,温暖的黄色灯光一时间充满了小小的空间。Sam的房间非常简单,除了一张床以外,只剩下一套桌椅还有一个小小的衣柜。 
 
听到Dean的声音Sam从床上坐了起来,紧接着接过了Dean递给他的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慢点喝,”Dean抚了抚他的背,“看来你是要坚持减肥?今天什么都没吃?” 
Sam喝完水之后用手抹了抹嘴,说道:“我不想吃东西。”在喝过水之后,Sam的声音才恢复了如同他年纪一般的清脆稚嫩。 
“是的是的,你只需要靠光合作用就能活下去。”Dean向他翻了个白眼。 
Sam没有接他的话,转移了话题。 
“今天过得怎么样?” 
Dean突然想起了Castiel,被忘却的失望又被重新提了起来。他逞强地对Sam扯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完美的微笑。 
“很好!” 
毕竟面对的人可是Sam,他可没有那么容易被骗过去。 
“哦这太有说服力了,我差点就信了。”Sam苦恼地笑了笑,“今天是星期五,我以为晚上酒吧那边会很忙,你得到明天早上才能回来。” 
 
他又该想起Castiel了。 
Dean张了张嘴,想要跟Sam解释点什么,突然又觉得有些徒劳——不管怎么样Sam总是会看出来的。于是他放弃了,把所有借口都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好吧,今天我被人放鸽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撇了撇嘴,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想。 
 
Dean不去想他本来有多期待今天和Castiel再次见面,他还想好了用什么理由约他出去。 
“嘿,你猜怎么着?我还记得你欠我一顿饭!”如果Castiel出现,他一定会对他这样说。虽然他不了解Castiel,但是Dean竟然没有想过Castiel会拒绝的可能性。 
他更没有想过的是Castiel根本没有出现。 
 
在Sam准备说点安慰或是嘲笑的话之前,Dean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你今天过的怎么样?”Dean反问Sam,还不忘了补充,“哦当然,除了什么都没吃以外。” 
他顺势看了看Sam凌乱的桌面,大概知道Sam估计又是埋头学习,他没有别的爱好了。Sam曾经跟Dean说知识能让他获得安全感,Dean那时候甚至有点妒忌“知识”这虚无缥缈的玩意。 
“我像平时一样。”Sam耸了耸肩。 
“那很好,”Dean说着伸手揉乱了Sam的头发,“那接下来我给你做点东西吃,然后你接着睡怎么样?” 
Sam犹豫了一下,摆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Dean知道接下来他估计要说“我不想吃”之类的话了,于是他回了Sam一个恳求的眼神。 
“好吧。”Sam说。 
“这才是我的好男孩。” 
 
04
Sam今天的状态不错。 
Dean坐在Sam的对面,跟Sam一起吃晚餐。Sam吃着他刚做的意大利面,而Dean负责解决今天早上留给Sam结果他没吃的三明治。 
 
看着Sam认真进食的样子,Dean今天的不愉快都一扫而空,他笑了起来。 
 
他突然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候他和Sam还在福利院,每天晚上吃饭的时候Sam总会偷偷藏起几块饭后小饼干。 
Dean爱死那些小饼干了,而Sam总是吃得很少。他们吃完晚饭之后大部分时间都会在义工的看护下度过,直到睡觉时间。这时候他们才有机会进行只属于他们之间的小秘密。 
Dean和Sam睡在一张床上,他们蒙着头躲在被子里,Sam这时候才会把天知道他藏在了哪里的小饼干拿出来跟Dean一起分享。他们偷偷摸摸地,Dean教会Sam先把饼干在嘴里含软了,然后再慢慢咀嚼,这样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不然会被发现。分享过零食之后,他们会依偎在一起,跟满床的饼干屑睡一晚。 
 
不过后来换了院长之后就再也没有小饼干了。听说是为了节省开支,不过那时候两兄弟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再后来,不仅没有了小饼干,Dean甚至再也没有机会跟Sam一起吃饭了。 
——Sam先被人领养了。 
 
“怎么了?”Sam注意到了Dean的注视,停下了进食。 
Dean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看着Sam走了神,他笑着摇摇头。 
“没事,我突然想起了以前还在福利院的事情。”说着,Dean拿起了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三明治已经不好吃了,表层的面包有点发干。但他不想让Sam吃得有负罪感,故意发出享受的声音。 
浪费食物可耻,Dean决定先把它们给吃完如果不饱再去给自己做别的东西吃。 
 
Sam了然的“哦”了一声,便低下头,用叉子玩弄着剩下的混在酱汁里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意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气氛变得有些不对劲。 
Dean试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咀嚼这块难以下咽的三明治上,想要努力忽视正在酝酿话语的Sam——他又来了。 
 
Sam最后决定放过那些可怜的意大利面。 
他放下了叉子,随手把叉子架在了餐盘上,准备提起那些Dean从来不喜欢的话题。 
“Dean,我——” 
“乓——!”好了,不用说了!”叉子从餐盘上滑落的突兀响声跟Dean唐突地打断Sam的话同时响起。 
 
Sam吓了一跳,他的心脏正突突突地跳得飞快。 
他把视线放在桌面上做着损耗运动的叉子上,叉子慢慢地停了下来。 
 
好像刚刚突然的气氛僵硬不存在一样,Dean放下了三明治,把手撑在桌面上,对Sam露出了轻松的微笑。 
“还剩那么多?你吃好了?” 
 
Sam胆怯地抬起头把目光放在Dean的手上,他甚至不敢看Dean现在的眼睛。 
接着他回应Dean的提问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回去接着睡吧。”Dean起身揉乱了Sam的头发,接着利落地把桌面上的餐盘给收走了,他把Sam没吃完的意面还有剩下的三明治都倒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在厨房背对着Sam收拾着碗碟,还哼起了歌。 
 
他不敢看Sam。 
他故作轻松,希望Sam能够永远绕开那些他们不可能绕得开的话题。 
至少能再拖一段时间,他还没有准备好——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准备好。 
 
“我不怪你,Dean,”然而Sam还是说出来了。Sam的声音颤抖着,听上去几乎要哭出来,“我从来都没有怪你。”Sam说第二遍的时候,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听上去无比坚定。 
 
Dean努力让自己的背影看上去不那么动摇,可是他哼出来的声音已经渐渐颤抖了起来,很快声音完全消失了。 
……刚刚不应该哼歌的,他该完全被Sammy看穿了。下次应该什么都不说把Sam赶回他自己的房间才对…… 
Dean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自暴自弃地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不愿意触及这番对话的核心,仿佛只要提到任何一个字他就会回想起伤痕累累躺在病床上的Sam还有无能为力的自己。 
 
他混乱得甚至忘记了回应Sam。 
 
Sam已经不再期待Dean能够回应他的话,他推开椅子,离开,然后回到了他的房间。当Dean听到了房门关上的声音时,他强劲的情绪控制力也随之而去。 
 
他跪在了地上,脑袋用力抵着冰冷的地面,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头,极力地想要蜷缩成一团。Dean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一块石头把所有的痛苦都堵在里面,他甚至不能撕心裂肺地哭喊。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一切都应该保持着Sam离开前那样的无声,Dean不能崩溃。 
 

他知道Sam从小都很坚强,但是Dean不知道自己还能像这样再撑多久。


05

福利院的生活规律且单调。


这是个特殊的下午,尽管它本不应该那么特殊。

“Dean,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小小的Sam几乎用尽全力把棒球扔到哥哥的手上。

“你说什么?”年轻的Dean稳稳地接住了棒球把它同样稳稳地扔向了弟弟。

“院长今天找我谈话了,Dean。”Sam毫不意外地接住了,把球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调整好姿势又扔给了Dean。

“真巧,她也找我了。如果你是说我们必须分开接受不同的领养家庭的事情,我想免了。”

“Dean!”Sam没有接球。

“好了别说了…”Dean脱下了福利院孩子们公用的破旧棒球手套。

他知道Sam迟早要跟他谈这个问题。

——他们不能作为两兄弟一起被领养,几乎不会有领养家庭想要一下子多出两个累赘。

院长早就跟Dean谈过了。她希望Dean能跟自己的小弟弟商量一下,他们值得更好,而不是一直像这样在福利院过着拮据又苦闷的生活。但是Dean从来没有跟Sam说过,他几乎无法想象没有Sam的生活——“照顾好Sam”这几乎是他十几年来的生活唯一的信条。事实上,Dean有规划过。再过几年,他就成年了,他可以离开福利院,去工作,赚更多的钱,他可以把Sam从福利院接出来一起住。几年的时光很快就会过去的,在这期间他可以省吃俭用,也可以兼职,他可以让Sam过上更好的生活,对,总会有办法的。


“我知道你觉得你对我有责任,但是你不能为了我放弃更好的生活,你值得更好的。”Sam没有再去理会滚到脚边的棒球,像这样成熟而善解人意的话出自一个刚刚十岁出头的孩子嘴里显得有些违和。

“嘿Sammy,我已经很好了!我能照顾你,只要我们在一起才是家不是吗?我才不管在哪里。”Dean不懂Sam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就好像Sam不理解为什么Dean那么固执地要大家在一起,固执地认为他天生就应该站在Sam的前面遮风挡雨。

“你不能,Dean。你不能。你甚至不能照顾好你自己。”

“谁说我不能?”Dean开始有些气恼,他转念又想到Sam的小男子汉模样,自豪地挑了挑眉,“再说你也能照顾我,我们互相照顾。”

“你认真的吗?”

“那当然。”


Sam对Dean不用思考就能得出来的答案感到忧心忡忡,Sam看上去是那么悲伤。


“Dean,”Sam慎重地开口,“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喊了妈妈。”

“那、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这不能说明什么。”

Dean下意识地就反驳了Sam的话,他应该回应说根本没有这回事的,这像是欲盖弥彰。Dean由于羞愧急红了脸,然而Sam并不在意。

“我甚至没有见过妈妈,Dean。”

Dean没有说话。Sam说的是事实,他本不应该因为此事对Sam感到愧疚才是。

“你是我的兄弟,你不能代替爸爸,更不能代替妈妈,我也不能。”Sam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破碎,他承受着本不应该在他这个年龄出现的孤独,Dean也同样。

“Sam……”

“Dean,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吗?”Sam拉住Dean的手指,小小的手握住Dean,软软的,热热的。Dean的视线投在脚底的草地上,他能看到刚刚有瓢虫飞过,能看到草间结成块了的小石子——他就是不敢去对上Sam那双苦苦注视着他的狗狗眼。

“你也一样不是吗?”Sam始终都在Dean这里寻求同样的答案,“……这不公平,我们可以拥有更多,而不仅仅是彼此。”他失望地松开了Dean的手,小小的身影似乎缩得更小了。


Dean忍不住抱住了几乎要在风中消失的小弟弟,Sam犹豫了一下用手环住了Dean同样单薄的身躯。

Sam把脸埋在哥哥的怀里,Dean的气息充满了Sam的鼻腔,就像每一天晚上。这他感到安全。


“Sammy,我很抱歉……我,我要再考虑一下。”Dean呢喃道。


06

每个人生来就值得被爱。

不仅仅来自于父母,兄弟姐妹,也来自于家庭以外的人。

尤其是跟别的孩子有点不同的人,就像我们。我们被生活夺去了至亲,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被上帝抛弃。

接受别人友好的爱是一种同样友善的行为,这不是什么同情或者怜悯。相信我,孩子们——大人才是脆弱的那一方,他们总是那么破碎……所以当有人想要邀请你一起跟他们组建家庭的时候,证明你足够优秀,证明你值得更好的。

你们都是我最优秀的孩子,这一天或迟或早一定会到来的。


——院长的话,Dean也是很久之后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Dean妥协了。他愿意跟Sam分开,只是在Sam先找到合适的家庭的前提下。


Sam很快就被一对Smith夫妇领走了。

Sam在新家生活了一个月,之后又接受了社工和福利院对的回访评估,合格了——这意味着Sam将可以永远生活在Smith家。


尽管Smith夫妇同意让Sam和Dean随时保持联系,但是Dean依然经历了一段孤独的时间。虽然学校和福利院也有很多玩伴,但他们始终不是Sam。在Sam走的时候,也带走了Dean被赋予的责任,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感觉空落落的。


但Sam是对的,院长也是对的。


“你好Dean,我是Emma Smith,这是我的丈夫Carl Smith,很高心认识你。”

一对和蔼的Smith夫妇向Dean伸出了友善的手。

于是在没有Sam的两个月后,Dean也离开了这里。


Smith,都姓Smith。

Dean刚开始还期待着说不定跟Sam的养父母是亲戚呢,然而事实告诉他是他想多了。


Smith夫妇友好和善,他们不富裕,但是他们足够富有,自从有了Dean之后他们自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们膝下无子,也没有别的亲戚,他们把Dean视同己出。


现在Dean不仅有了Smith家给他的爱,他还有了自己的房间,有了自己的棒球手套。事实上,他们给Dean的东西比Dean认为他应得的还要多。


Smith先生拥有一柜子的CD和棒极了的播放器。他愿意跟Dean分享他所有的收藏,甚至送了他一把新吉他当做见面礼。他花时间教Dean打棒球,指引Dean通过不诉诸暴力的前提下如何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像所有人的父亲一样。

Smith太太是儿童读物作者,她天生浪漫。她拥有一个自己的小花园,没有她的男孩们的花园。她每天会花大量的时间呆在里面寻找灵感,她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当Dean说愿意学会做饭分担家务的时候,Smith太太几乎要把Dean的小脸给亲肿。


当然,他和Sam也有联系。

他几乎是每个星期就打电话给Sam,跟Sam分享他现在的生活,告诉他自己有多快乐,同时有多想念自己的小弟弟。

Sam听起来总是很高兴,他也会跟Dean分享自己的事情,向Dean表达同样的想念。


Sam是对的,他们得到了更好的。


——只是到目前为止。


-☆-☆-☆-☆-☆-


对于Dean来说,夜晚并不令人讨厌。

跟Sam呆在一起的夜晚固然值得珍惜,但是没有弟弟陪伴的夜晚对于Dean来说也并不难熬——责任感使他充满动力。

Dean每天都很忙。他白天有一份稳定的汽修厂的工作,同时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做着学校修理工的兼职。而他的夜晚通常都在酒吧度过,不是作为顾客,而是作为调酒师助手——爬到这个位置他花了三个月,要真正能够独当一面成为调酒师可能还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但是感谢Dean这张英俊的脸,他收入的小费已经非常可观了。


他得赚钱。

他得支付房租,还得支付生活开支,还有Sam的医疗费用,还得给Sam存学费。Sam很快就要去学校读高三,接着他还要供他聪明的小弟弟读大学。

光是想想,Dean心里就充满了自豪感。


当然,在这里工作,他有机会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如流水的过客。

每个人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支离破碎。

这就是人们永远爱酒精的理由,它能让人变得更加忠于自己。

这些人白天为了迎合社会的期待行尸走肉,待到夜晚才能卸下伪装有片刻喘息的余地,来此地仅是想要享受短暂的欢愉。


每个夜晚Dean都止不住想,他从来都不是不幸的那一个。


——尽管面前这位醉醺醺的红发辣妹并不是这样对Dean说的。


“你真不幸。”她趴在吧台上,用几乎睁不开的眼睛迷离地打量着Dean。如果不是吧台内现在只有Dean一个人,他可能不会知道这位美女是在跟他搭话。

“怎么说?”Dean并不打算对醉酒的女士太认真,他哼了一声,挑了挑眉。

昏暗的灯光打在她埋在头发里的脸上,头发让她的脸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阴影,她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诡异。她向Dean伸出她的右手,想要极力触碰到Dean的一丝一毫。

“你看上去是…那么真实,就好像你就在这里,”她的手指几乎能够碰到Dean,Dean没有动,就差那么一点距离,她笑了笑,垂下了手放弃了,“但是你并不在这里,你不属于这里,哪里都不属于。”

Dean不明所以,他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敷衍的哼声,对她的鬼话并不在意。


“谁知道呢?”

“…鬼扯,你明明知道……你真不幸。”



【第三章完】


TBC

-----------------------------------------

没什么心情写,改了个标题决定变后妈。

以及路人红发女是我(不是),就是想提醒一下Dean他有多不幸,没有别的意思(ntm)


评论(4)
热度(24)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