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el】《Painkiller》第二章

AU,Youtuber Dean x 慢性焦虑症患Castiel

——————————————————————————

我把之前的都设置仅自己可见了,强迫症让我觉得LFT这种每次更一点还要用链接回顾前文的,特别难受。

实在不好意思OJZ

于是决定以后LFT这边每更新一章发一次~

实时更新转移到随缘去啦。

第二章更新1w字。


前文回顾:→【第一章】

——————————————————————————

第二章

 

01

 

Castiel经常分不清楚自己所在之处,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他总觉得自己就像在窥视别人的生活。

 

他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观众,正在独身一人坐在放映厅里,通过偌大的荧幕来观察这个世界。在荧幕里面是色彩斑斓,而真正的自己正活在灰暗里。他看到画框里的“自己”对被人表露友善,展现微笑,而画框外作为观察者的真实自己却感受不到“世界”传达给自己的任何除了灰色以外的情绪。

以至于他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顺利的事情仿佛是假象,Balthazar让他感受到了平静(尽管Balthazar说今天的事情与他无关),但是藏在屏幕外窥视的Castiel觉得,那绝对只是暂时的,任何微小的负面情绪就能把这脆弱的平静给击垮——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向Balthazar道谢时,也仅仅是出于礼貌。

 

他不完整,尽管他渴望感受到更多正面情绪。

他总是通过各种形式来给自己造成疼痛来确认画面内外的自己是否关联,强迫隔绝在镜头另一边的自己接受他正在接受的色彩斑斓。

 

于是他这次也这么做了。

他掐了自己的手心,甚至把口腔内壁咬出血。

 

今天的“平安无事”不是幻觉,比这更荒唐的事竟然也不是幻觉。

 

那个Dean——那个唯一能给影厅里的自己带来色彩的人——就在他眼前。

 

-☆-☆-☆-☆-☆-☆-☆-

 

Dean朝教学楼走去,留给Castiel一行人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Castiel没能从他远去的身影中回过神来。

 

Balthazar甚至没有注意到Castiel的走神,他正因为Kevin昨天对Castiel耍脾气的事情而“教训”Kevin(虽然只是像玩耍一样疯狂搓揉着Kevin那颗聪明脑袋)。

 

但Charlie注意到了。

“Cass?你还好吗?”

被叫到名字的Castiel如梦初醒一般看向了Charlie,他没有回应Charlie的关心,却做出了不像他风格的事情。

他想都没有想就向Charlie问了那个人。

“刚刚那个人是谁?”

Charlie耸了耸肩,似乎没有察觉到Castiel的异样:“你说Dean吗?他是我们学校的修理工,好像是兼职的。”

“……噢。”

关于Dean的工作他曾经想象过很多种可能性,但是修理工却从来没有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

 

“啊!”Charlie突然想起什么,拍了一下Castiel的手臂,“我想昨天可能是你把他的新工具箱给踢坏了!他今天早上还把这事儿迁怒给隔壁班的小混蛋们了。”

 

Castiel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心里一紧。

 

他又想起昨天从背后呼唤自己的声音,那么熟悉。

那是Dean。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如果当时他回头的话。

……如果当时他留下来主动向那个人道歉的话。

Castiel又想到了无数次通过屏幕直勾勾地看着他的那双绿眼睛。

 

他的心砰砰直跳。

 

Charlie抱着胸满怀正义感地抬起头对Castiel说:“我觉得你欠他一个道歉。”

“……是的,我欠他一个道歉。”他盲目地看着Dean消失的那个方向,心不在焉地重复着Charlie的话,然后不需要任何驱动力地朝那里走去。

 

他甚至没有听到Balthazar在身后喊他的名字。

 

 

02

 

Castiel不再计较刚刚在门口撞到自己的那两个男孩儿,现在的他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穿过重重因为解放而兴奋的人群,期间他不记得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几个孩子的肩膀,他心不在焉地道歉,视线没有停止对那个身影的搜寻。

 

最终他还是在昨天闯祸那个位置附近见到了Dean。

 

Dean似乎在部分男学生中颇有人气,一群稚气未脱却几乎跟Dean一样高的孩子正跟他交谈。Castiel远远能看见Dean脸上的笑容,还看到他玩笑地用手肘撞了一下他面前那个孩子的胸口。

 

然后孩子们向Dean挥手告别,剩下Dean一个人。

Dean蹲下来,开始掏弄他的工具,发出了许多金属互相碰撞“哗啦啦”的声响。

 

Castiel看到今天Dean没有使用他的工具箱,而是一个看上去又脏又旧的帆布旅行袋子。他又想起了那个被踢坏的工具箱。

——对,他突然想起自己是因为那个工具箱而来的。

Castiel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乎没有思考全凭冲动来到了这里,他甚至没有想过他等下见到Dean要说什么。

 

要说些什么?

他可是那个Dean。

 

Castiel在这之前脑子里有无数想要问他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不再上传视频了?你现在在忙些什么?为什么要用impala111这个名字?那首曾经在第五个视频里提到过要攥钱买的芬达电吉他最后买了吗?如愿组乐队了吗?我还能听到你唱歌吗?…诸如此类的。

 

显然这些问题只会吓到Dean。直到现在即将真正面对那个人,Castiel甚至不敢暴露自己认识他的事实。Castiel只能把那些积累许久的问题只能硬生生地咽到肚子里。

 

普通地打招呼,告诉他自己是谁,为什么到这儿来找他,然后向他解释缘由,接着道歉,询问他是否需要补偿就好。

最重要的是,千万要记得询问他的名字——一个名陌生人不应该会知道他的名字。

 

他心跳加速,下意识地掐着自己的手心,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朝Dean走了过去。

 

“……嗨。”

 

Dean听到声音,朝背后转过头去。他眯起眼睛从脚到头打量了一边Castiel,露出了一个困惑的微笑。

 

“嗨…额,我认识你吗?”

 

Castiel心跳得不能再快了,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昏过去。

Dean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地真实。由于环境嘈杂,它听上去并没有那样清晰,但是Castiel马上听出来了他的声音要比自己观看了上百遍的视频里的更加深沉。

 

Castiel下意识地把眼前的Dean和那个视频里爽朗的青年对比起来,现在的Dean脸上有一些性感的胡渣,似乎是故意没剃干净的。这与视频里的Dean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要更成熟一些。

 

“不,不…你不认识我。我是Castiel。”

 

Dean思索了一下——估计是在思索Castiel古怪的名字,然后他拍了拍手上的灰站了起来。

“Dean。”

我知道,Castiel心想。

 

他站在Castiel面前,体型比Castiel要稍微健硕一些;尽管Castiel也不矮了,Dean还是要比他略微高一些。

 

他脸上的雀斑跟他的绿眼睛一样迷人。Castiel心想。

Castiel显然没有留意到自己盯着Dean太久了,直到Dean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Castiel才窘迫地移开了视线。

 

“额,我是Charlie的邻居…”说到这儿的时候Dean困惑地皱了皱眉,似乎在想Castiel说的是哪个Charlie,“就是那个红发女孩。”Castiel补充道,Dean这才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昨天我接她和Kevin放学的时候,…我弄坏了你的工具箱。”Castiel垂下了眼帘,不再看Dean的表情。

 

“……噢!”Dean惊讶地挑起了眉毛,没有了更多表示。

 

不知道Dean现在什么意思的Castiel突然被置于尴尬之中,变得无助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想要掩饰这种情绪,在空气中毫无意义地摆了摆手。

 

“我…我真的,…我很抱歉。”

Dean没有说话,Castiel余光中只是看到Dean带着情绪搓着他的嘴巴。

想到对方可能处于愤怒情绪的Castiel自乱了阵脚,他开始慌了。

“我知道我当时就应该停下来跟你道歉的,但是我…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Castiel语无伦次,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一下刚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的步骤。

 

“……如果你需要赔偿什么的话,我会赔给你。”

很好,就是这样。你做到了。Castiel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把他要说的能说的全都说出来了。

一时间,Dean没有对他的道歉进行任何回应,Castiel觉得这短暂的几秒尴尬又难熬,他闪烁着眼神偷瞄了一眼Dean的反应。

 

Dean在思考。觉得当然觉得生气,同时也觉得好笑。

他皱着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Castiel。

“噢…就为了这个,你特地跑过来向我道歉吗?”

 

他提出了Castiel没有想到的提问,让Castiel突然慌张了起来。

 

“额不是,那个…是的,我认为我有必要向你道歉。昨天我走了,但我听到你叫我了…额,不是为了什么别的目的什么的,我只是想道歉。我没想过…我也没想过你会问这个问题。咳…”

语无伦次。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可能会让Dean觉得是小题大做或者认为Castiel别有用心的问题。或许是有那么点别有用心,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本来就应该向Dean道歉,就算换成其他人,Castiel也会这样干的,他心想。像是自欺欺人。

 

Dean笑了出声。

“好吧,我了解了。额,C、Cas…”

“Castiel。”

“好吧Castiel,”Dean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额,谢谢你特意为了这事儿向我道歉,当然,如果你昨天留下来跟我说清楚今天就有一群臭小子不用挨揍了。”Dean说罢,接着向Castiel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Castiel从窒息边缘悬崖勒马,正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我应该的,如果你需要任何补偿的话——”

 

Dean摆了摆手,说道:“不,不需要了。”接着他移开了目光,嘟囔了一句什么,Castiel没有听清。

 

“至少让我请你吃一顿饭也——”

“不,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要做,所以……谢谢你。”

 

Dean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噢,那,那好吧。”

 

Castiel觉得这像是清脆的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把自己打醒。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操之过急,那个“只是来道个歉”的理由快连自己也说服不了了,更别提这时候Dean会是怎么想的。一个用蹩脚的理由搭讪的奇怪男人,这样的评价肯定是跑不了的了,甚至有可能更糟。

 

Castiel觉得脸和耳朵都在发烫。面对Dean复杂的眼神他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又或者让他能够拥有一种能力,只需要点一下Dean的额头就可以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极力埋在土里的那些记忆中,有一段被似曾相识的感触迅速唤醒,拦不住地从掩盖的薄土中蹦出来,让Castiel措手不及。

他想起当Gabriel和他带来的两个性感女孩得知Castiel只能对男性勃起的时候,Gabriel难以置信的表情和女孩儿们惊恐的眼神让他无处遁形。

事后不管Gabriel怎么道歉,又怎么安慰Castiel,他都只是趴在床上,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痛哭。

 

现在,他觉得光是站在Dean面前都是一种受刑。

就像当初Gabriel知道了他觉得能把他一生都给毁了的最大的秘密时的绝望。

 

他害怕Dean也察觉到,Dean会觉得他是变态。

一旦他听到Dean的歌,Dean的声音——哪怕是他视频里能被Castiel认知的任何细微的噪音——他都能想起Dean复杂的眼神。

 

然后,他就没有,不会有然后了。

 

“我得去工作了,那个工具箱——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Dean会以Castiel一个礼貌而有距离感的微笑,接着转过身,蹲下,继续翻弄着他的工具。

 

Castiel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他得向Dean告别了,他想。

他想过如果有一天能够见到Dean,形式应该会更好的,他可以跟他聊很多,而不是这种方式,他甚至都没有找到机会跟Dean说出自己是他的粉丝的事情(Castiel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用这个词来描述自己和Dean的关系,毕竟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像“粉丝”那样的热情),他突然意识到也许也应该让这件事变成一个秘密。

 

但这就是生活,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开始觉得这一天变糟了。

 

Castiel认清了现实,逼着自己叹了口气。他要向Dean做今天的告别了,像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那样,不带着任何期待。

 

“对了,你知道吗?”正准备开口,Dean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看着Castiel,“你的风衣真的不错。”然后给了一个Castiel欣赏的微笑。

 

Castiel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Dean在说什么。

Dean露出了他经历过最有感染力的笑容,他看到Dean在闪闪发光。

 

Dean是真的这么想的,Castiel几乎不用思考就肯定了。

他的心重重地跳了一拍。

 

跟刚才的灰暗情绪相比,Dean的存在越来越不像现实了。

 

“谢谢你。”Castiel苦笑了一下,他看到Dean怔了怔。

“我该走了,”为了收敛笑容,Castiel抿了抿唇,“这几天我都会来接Charlie和Kevin放学,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你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我。”

 

他不再害怕了。

 

03

在Balthazar的陪同下,Castiel完成了他昨天没有完成的计划。同孩子们一起去买菜,然后走路回家,再做一顿简单的晚餐。Balthazar从来就很擅长和各种人打交道——他是一个出色的商人。托他的福,晚饭时的话题不需要让Castiel主导,这一切都过得如同想象中一样完美。

 

直到夜深人静,Castiel又变成一个人的时候。

尽管他在应对独自一人的夜晚有着丰富的经验,但是还是逃脱不了面对黑暗的恐惧。

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他又如往常一样失眠,或者胡思乱想,所有关于这一天的回忆都会变得非常糟糕。它们会被筛选到只剩下今天经历过的所有微小的瑕疵,通常是一些令人尴尬的时刻,甚至只是一个来自于无关紧要的人的一个怀疑的眼神。这些细微的不愉快,会被黑暗这个放大镜放大到令Castiel窒息,让他逃无可逃。

 

他是一个有丰富经验的人了。

他回想着今天Charlie在餐桌上说的趣事,想着Kevin被Balthazar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又想起Dean的声音,Dean的笑容,Dean还夸了他风衣好看…

 

Dean笑着笑着,他的脸变成了Balthazar的脸。Balthazar也在笑,他的笑容从不是让人感觉温暖的类型,怎么说呢,充满爱意但是带着一点戏弄的感觉。在“戏弄”方面,没人能比得过Gabriel了,这样想着的时候Balthazar已经被Gabriel替换了。Gabriel假装邪恶地笑着,就这样看着Castiel——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通常都是刚做了一个恶作剧。被戏弄多年的Castiel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和周围,发现并没有异样。当他又气又无奈地抬头重新看向Gabriel的时候,Castiel发现他不笑了,他不再笑了。

 

Gabriel板着脸,就这样盯着Castiel。

黑暗将他埋没,他的脸变得阴森恐怖。

 

Castiel突然惊醒。

习以为常让他没有兴趣发表太多感想,他把手伸向床头探索了一会儿,找到了Balthazar给他的MP3。

 

他戴上耳机,翻了个身。在“Impala111”的歌声中很快又睡着了。

 

04

后半夜Castiel也做梦了,他不记得梦的内容也不会回溯,但是早晨起床的感觉让他觉得那并不是好梦——事实上他也有段时间没有梦到过什么好东西了。

托“Impala111”的福,至少他没有失眠,这倒是好事。

 

气温没有低得太离谱,Castiel今天也穿上了风衣。

出门前尚不等Castiel开口,Balthazar就提出了今天由Castiel去接孩子们放学的请求。

 

于是他在一天的课结束之后,像计划一样向Metatron请假。虽然教授面露不悦,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这让Castiel松了一口气。

 

当他准时地坐上公交车时,他第一次留意了其他乘客的穿着。显然每个人对于如何在选择衣着上达到保暖或者时尚的目的有着不同的考虑,却只有他一个人穿着风衣。

 

他不知怎的感到有点庆幸。

 

Castiel扭头看了看在人行道行色匆匆的路人,他开始感到有些窘迫,刚萌发的暗喜又被扼杀在苗头里了。

 

——他看到了好几个女士穿着跟他同一款式的风衣,虽然搭配着不同的衣服,使用不同的穿法,但是他们身上的那件风衣让Castiel觉得依然扎眼。

 

Dean说,你的风衣真的不错。

 

这句话在Castiel的脑海里回响,同时那几位女士的身影也在他脑海里反复播放。

Castiel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里,有点懊恼,也有些失望。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他已经无法判断Dean这句夸赞到底是真的还是奉承的了。

 

-☆-☆-☆-☆-☆-☆-☆-

 

Castiel不该太期待的,他没能见到Dean。

 

他甚至提前了半个小时到就是为了让自己说不定在Charlie和Kevin放学之前有更多时间跟Dean交谈,结果到临走他还是没能在骚动的人群中找到Dean的身影,过于热衷观察人群的举动还引起了Kevin的怀疑。

 

就算Castiel已经尽量隐藏自己的情绪,但是一路上孩子们还是感受到了Castiel的情绪不佳。

 

他不该太期待的,他甚至不想再穿这件风衣了。

05

Balthazar晚上不在。他经常不在。

事实上,Castiel觉得自己并不了解Balthazar,他只知道他是个画商——也许只是其中一个职业,毕竟他似乎有着远超过画商应有的应酬和工作量。

对于Castiel来说,Balthazar不在的夜晚也难熬得多。

 

当踏入没有人气的房子开始,就像是把缤纷的荧幕也拉上了,Castiel一个人坐在暗无天日的影厅里。

他不会感到悲伤或是厌恶,只是有些无奈,更多的是不安。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还要做饭,洗澡然后看材料写论文。他得逼着自己必须去做,一旦停下来,情绪会被焦虑支配。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在跟焦虑打交道这方面他是老手了。现在,多亏了Balthazar,他可以跟“impala111”一起做家务了。

 

不会腻吗?Castiel偶尔会想这个问题,现在也想起来了,他总有一天会腻的。为了给自己注入新鲜血液,他现在竟然萌生了“为何不把每次跟Dean的对话都录下来”的想法。

 

——当然只是想想,他还没有变态到那种程度。

 

 

Castiel临睡前查看过邮件。Metatron没有来件,这是不符常理的。

Metatron总会在学术报告会或是各种大大小小他不得不参与的讨论会前夜,通过邮件给Castiel次日会议将会用得到的文件还有流程,还会再次确定出发的时间。

Castiel一直不是很明白,是不是带上自己的“优秀”学生去出席这些会议会让教授更有面子,因为Castiel显然不是受邀对象——他还不够格。

明天,周四。周四上午十点在隔壁市也有一场报告会,在一个月前Metatron就已经提醒Castiel将此事加入日程。然而这时候却没有收到Metatron的邮件。

 

他想了想,发了一封简短扼要的邮件询问Metatron明天的相关事宜。在Castiel临睡前,没有收到教授的任何回复。

 

也许Metatron改主意了,Castiel再也不是他的“得意门生”了。

事实上当他第二天提前两个小时来到Metatron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Gadreel,证明了他猜的是对的。

 

“Gadreel。”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Castiel?”Gadreel看上去也是一脸困惑。他还背着一个单肩的袋子,Castiel知道里面是什么——因为通常都是他跟在Metatron身后背着这些资料。

 

Castiel没想法,也不打算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看上去如此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这里。遇到这种状况,他竟没有像平时一样感到窘迫。

 

“噢,这不是Novak先生吗。”

听闻门口动静的Metatron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只会在出席会议才穿上的正装,正在整理他的领带。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

 

“您一个月前告诉了我今天需要跟着您出席报告会。”Castiel如实回答。

 

Metatron笑了笑,带着一点轻蔑的意味。

“你最近完全没有把我和我的课程当一回事,我还以为我已经对你失去了价值呢。”

 

Castiel对Metatron这个表情再了解不过了。

 

Castiel曾经拿着一篇论证天使存在自由意志的论文作为Metatron要求的私人作业提交给他,Metatron只是粗略地翻阅一下那厚厚的一沓纸,然后露出了跟现在同样的蔑视的笑容。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要求Castiel什么,从此再也没有提过这篇东西。

 

就因为这个,Castiel曾经做了好长时间的噩梦,梦里全都是Metatron对他施以各种严刑,那个意义不明的笑贯穿始终。

 

很显然现在Metatron正因为Castiel为了去接孩子们放学而请了半个星期的假的事情生气,这个老头一生气起来就会变得阴阳怪气。

 

“当然,今天如果我遇到了你父亲,我会跟你父亲聊聊你的近况的。”Metatron说。

 

听到这话,Castiel只是对Metatron笑了笑。他一点也不紧张,他甚至感到轻松。尤其看到是站在Metatron身边的Gadreel一副生怕教授改主意让自己重新变成“备胎”的不安神情,他甚至想笑。他觉得自己今天不再被Metatron神秘的情绪支配,他甚至不在乎。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周四。

他的名字来自星期四的天使,他一直相信星期四他是幸运的。

 

Metatron没有让他感到焦虑,Metatron带着Gadreel耀武扬威般头也不回地走掉之后,Castiel感到了解脱。他对Metatron的课题从来没有兴趣,他只是不懂得如何拒绝,尤其是拒绝这种“支配者”。Castiel不知道如何描述这种感觉,Metatron总是让Castiel想起自己还跟Chuck一起生活的日子。也许因为Metatron曾经是Chuck的秘书,而Chuck又是Metatron至今为止最憧憬的人。

 

 

06

 

周四。

今天市里有个高中乐团比赛,学校要清净不少,学校乐团没日没夜的排练在今天就要出阶段性成果了。

 

Dean也感到愉快。枯燥的工作让他养成了干活儿时哼歌的习惯,而学校排练室传来的音乐总能突然打断他,让他再也找不到调调,让人恼火。

 

当他修好了被逃课的学生偷偷掰弯的栏杆,愉快地哼着歌提起他的工具包准备走时,抬头看到Castiel不做声地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像幽灵一样看着他。他们之间隔着学校的围栏。

 

Dean被他吓着了,嘴上愉快的曲调也被一声尴尬的咳嗽打散。

 

“Cas、Castiel?”

 

“Hello Dean。”

 

-☆-☆-☆-☆-☆-☆-☆-

 

Castiel几乎是脑子一热就跑来了找Dean,他甚至没有想过他见不到Dean。

这些没有计划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平时的,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周四。

 

刚下车他就看到在离车站不远处的地方修缮护栏的Dean。看上去愉快的心情不止属于Castiel,他听到了Dean在哼歌的时候内心一阵狂喜,甚至开始赞同昨晚考虑的把Dean的声音录下来一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可不是放学时间?”

“我——我是来找你的。”Castiel耸了耸肩。

“我?”

“来看看你有没有反悔,想让我请你吃饭。”Castiel难得会说一些俏皮话,就连他自己也很惊讶。

“……”Dean听出来了这个调情般的玩笑,眯起了眼睛,开始含笑从头到尾打量着Castiel。

“怎么了?”

“你今天有点不同。”

Castiel想起了那件风衣,他以为Dean是说的这个。他已经决定不会再穿那件衣服来见Dean了,于是Castiel有点遗憾地低下了头。

“我……我换衣服了。”

“不是,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Dean摆了摆手,然后放弃了跟Castiel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算了。呃,既然你是来找我的,所以……你今天早上都有空?”

“如果你不约我的话,是的,当然。”Castiel喜欢上了像Balthazar那样说话的感觉,当他学着说俏皮话的时候,他能从Dean的脸上看到一些从来没有在“Impala111”的视频上见过的表情,这让Castiel充满成就感。

“呵,”Dean同样轻松地笑了出来,“那来给我打下手吧。”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Dean甚至只知道他的名字。

 

Dean比他想象以上地要吸引他。他跟别人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Castiel说不上来。可能是Dean英俊的外貌还有他摄人的绿眼睛。

也可能是没有人愿意跟Castiel多说上几句话,他和同学的对话大多是以尴尬收场,但是Dean,

——Dean不一样。

 

他把事情归因于Dean有多独特,可Castiel从没有想过这有可能是他自己的问题。

 

-☆-☆-☆-☆-☆-☆-☆-

 

接下来Castiel跟着Dean去了厕所修天花板。

当Dean走在学校里,Castiel觉得他就像是一个船长一样,而自己是他的水手。。当Dean走过,远远就有学生向他打招呼。他喜欢Dean自信热情向别人回礼的样子,让笑容也忍不住爬到Castiel的脸上。

不知道为什么,走在Dean身边Castiel觉得异常神气。跟他在Metatron身边当跟班的心情完全相反。

 

厕所的天花板的隔板掉下来了一块。在驱散了学生之后,Dean开始了他的工作。Castiel帮Dean扶着梯子,Dean把头伸到了破了的大洞里面去,然后故意发出了作呕的声音。

 

在这里没有得到修缮期间,学生似乎往这个洞里面扔过很多东西,Dean清理的时候止不住地抱怨。

 

“有时候我经常想要把这群熊孩子给打一顿,可惜我拿着学校给我的工资。”

“……怎么还会有避孕套,我快吐了!Castiel你让开一点,我要把它扔下来……”

“不过我怎么没想到还能在男厕所玩这种情趣…”

“这群孩子比我当初上高中的时候会玩多了……不过如果Sammy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估计会揍他一顿的。”

 

Sammy是谁?Castiel想。

 

Dean虽然嘴上在抱怨,但是该做的工作他一点也没少做。在清理过天花板上的杂物之后,他又让Castiel递给他手电筒,再检查了一次,之后才把隔板给重新补上。

 

其实三角梯很安全,用不着Castiel多认真去扶,Castiel只是在下面给Dean递递工具,然后偶尔回应Dean的话。所以他有很多机会从这个没有机会从“impala111”上看到的角度仔细观察Dean。

 

Dean的脚稳稳地踏在梯子的踏板上,Castiel只要视线再稍微往上移一些,就是Dean的包裹在牛仔裤里的屁股了。Dean一旦想要清理更深入的垃圾,他就必须把一只脚往更上一层的踏板移动,然后牛仔裤就会更紧地绷住Dean的腿,Castiel能看到Dean长而有力的大腿的形状,屁股的形状也更加……

 

Castiel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羞愧,他移开了视线。

 

当他重新把视线放回Dean的身上,是因为Dean觉得热了,把衬衫外套脱了下来,然后交给了Castiel,Castiel随手把它搭在了自己的肩上。他里面只有一件黑色的T恤,Dean身上的肌肉把T恤撑得满满当当的。

 

Castiel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移开视线了。他在“Impala111”里可没有那么多性感的肌肉。每当Dean活动他的手臂就会拉扯到背上的肌肉……那些T恤都遮不住的勾人的线条看得Castiel燥热了起来。

 

他后面已经没有认真听Dean在说什么了。

他在想,如果Dean待会儿从梯子上下来说不定屁股会扎扎实实地撞上Castiel的脑袋;又或者如果他不小心摔下来,Castiel就能在下面接住Dean,紧紧地抱住他……也许会断一两根肋骨,不过也值了。

 

“Castiel帮我把锤子递上来。”

“好的。”

Castiel保持着表面的冷静,拿起了脚边工具包里的锤子,然后递给了Dean,Dean没有回头看他,只是把手伸向Castiel。

 

Castiel大可以抓着锤头,然后把锤柄的一段放在Dean手上——正常情况下,人们都会这么干。

只是看到Dean伸向自己的手,Castiel脑子短路了。他想都没想就抓着锤柄,一只手捧着Dean的手,然后以手把手交予的方式把锤子给了Dean。他下意识地优先选择了能碰到Dean的手的方式,这一点都不正常。

 

Dean感到了其中的违和感,但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这种接过锤子的时候有什么不对劲,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Castiel,Castiel真诚的眼神让他一时想不起了那些不自然的细节,于是他笑着说了声谢谢。

Dean重新把注意力投入到工作中。

逃过一劫的Castiel在心里痛骂自己愚蠢。刚刚跟Dean的触碰的悸动还有Dean差点发现自己异样的刺激感,让他现在的心跳急剧加速。他深深吐了口气,感觉好多了。

 

Dean的手的触感还很鲜明地留在Castiel的手指上。

他看到的“Impala111”的手,“Impala111”的手总是恰当地握住吉他的琴把,可以灵活有力地转换和弦,但是在视频上看,要比现在白得多;Dean的手摸上去硬硬的,有些粗糙,手上都是经历过风霜的痕迹,但是比Castiel的手要温暖。

在Castiel想要更多接触的时候,Dean的手就有力地握住并拿走了锤子。

他不禁在想在“Impala111”消失到Dean出现为止的这几年,这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Castiel回想起这些细节的时候,他的心跳又止不住地疯狂跳动了起来。他觉得不仅是自己的身体,还有自己的脑子可能有些地方越来越不对劲儿了。

他放弃了思考。

Dean还在专注于修缮工作,侥幸的Castiel情不自禁地握住搭在肩上的衣服把鼻子深深埋了进去,Dean的味道充斥着他,他感觉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

 

07

直到修缮工作结束,Castiel期待的那些突发情况都没有出现。

 

接近午饭时间,Dean自然而然地向Castiel提出了午饭邀请,Castiel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他想要了解Dean,想要了解更多。先前准备问“Impala111”的那些问题又重新在他脑子里弹了出来。Castiel的理智告诉他还不是时候,强硬地把这些想法重新埋了回去。

 

“汉堡怎么样?”

“可以。”Castiel不加思索。

Dean给了他一个欣赏的眼神。

 

Castiel知道“Impala111”喜欢吃汉堡,所以过了那么多年Dean依然喜欢吃汉堡Castiel并不意外。但是他其实对食物并没有太浓厚的兴趣和偏好,他经常会觉得进食是一种负担。虽然Balthazar曾经对他说过“如果你能去中国呆上一段时间说不定就爱上食物了”,很可惜到现在为止Castiel还没有这个机会体验。

 

Dean绕到学校后面的停车场去把车开了出来,Castiel走向Dean的爱车,细细抚摸着它的车身。

“这就是Impala,”Castiel不自觉痴痴地笑了出来,“她真美。”

她真美。Castiel搜索到的图片里比不上她实物的万分之一,她正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Castiel痴迷地看着Impala的时候,Dean也在惊喜地打量着他。

 

“你懂车?”

Castiel这才晃过神来。

“不,我不懂…我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圆场。告诉他我那么巧只对Impala感兴趣?然后Dean就可能问为什么是Impala,再接着Castiel就顺理成章地告诉他“是因为你”吗?不不不,这太像变态了,会吓着他的。

看到Castiel为难的样子,Dean把他归因为害羞就再也没去计较了。但是他很开心,有人懂他的美人,他的宝贝。

 

Castiel理所当然地坐到了副驾驶上。但是当他感受到Dean灼热的视线的时候,他有点怀疑Dean可能因为这个没有征求过他意见的决定有点生气。他变得局促了起来。

“……我,我是不是该坐到后座上去?”

“不不不,不,在这就好,”Dean连忙说道,接着又笑了笑,“你不知道,我的副驾驶上已经很久没有过人了,Sammy太小了只能坐到后排去……我只是突然觉得副驾驶座有人这种感觉有点新鲜。”

“……噢。”Castiel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他着实很想问Sammy是说,因为这个名字好像在Dean的嘴巴里冒出过好多次了,但是他考虑才第二次见面就去问Dean私人问题是否合适。

 

Dean不介意,摇摇头笑了笑,接着发动了这个黑美人朝着目的地而去。

 

-☆-☆-☆-☆-☆-☆-☆-

 

当Castiel看到Dean大口大口吃着汉堡还发出愉快而享受的呻吟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人类能够多热爱食物。Castiel轻笑,甚至没有尝自己的汉堡,光是看着Dean他就感受到了这个汉堡有多美味。

 

Dean注意到了Castiel的视线,仍对自己的吃相没有丝毫自觉。

“你知道吗?这里的汉堡,我敢保证——”Dean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汉堡,“世界第一!”他满足地竖起了一根手指朝Castiel比划了起来。

Castiel觉得他有些可爱。也许这个词不应该用在男人的身上,但是他脑子里只弹出了这个词语来形容眼前的Dean了。

 

Castiel拿起自己餐盘前的汉堡,打量了一下,然后又把视线投放回Dean身上。

“是的,我从你有多享受的表情就知道这个汉堡有多美味了。”

 

“不不不,你得亲自试试。”Dean说着,同时用眼神鼓励Castiel咬下了这个汉堡的第一口。

 

说实话,真的不赖,比想象中的要好吃。

Castiel习惯安静地咀嚼,他觉得这是一种礼仪,但是Dean好像不赞同——因为Castiel仍然感受到Dean的期待的视线,直到Castiel学着Dean那样发出了享受的声音,Dean这才满意地继续进餐。

 

“所以Cass,”Dean舔了舔手指头,“你还在念书吗?”

他叫我Cass,Castiel想。

“是的,我在本地的大学读书。”

“Wow,大学生,”Dean赞赏地点了点头,“我弟弟也想考大学,他想去斯坦福。”

“你有弟弟?……是‘Sammy’吗?”Castiel从未听“Impala111”提到过他有弟弟,这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同时这也是Castiel第一次找到时机来问Dean“Sammy”的问题。

“是啊,Sammy,”他笑了起来,“你别看我是个粗人,Sammy……Sammy有个聪明脑袋,他继承了我们爸妈所有的优秀基因,哦除了身高!”Dean特别指出道,“不过我有预感他只是比同龄人晚发育而已,他会长高的。你真应该见见他,他是个书呆子,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

Castiel注意到,Dean在提到Sammy的时候脸上充满了自豪,本应是件好事,但是却让Castiel看出了一些落寞。

虽然他很想反驳Dean的一些话,但是他还是理智地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Dean才不是粗人,Castiel想,Dean很优秀,虽然他没有见过“Sammy”,但是Castiel敢笃定Dean不会比他的弟弟差。

 

当Dean意识到自己可能讲太多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决定把话题抛给Castiel。

“来说说你吧。你的名字…很特别。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Dean把餐盘里的薯条拿起来沾了沾番茄酱。

“Novak。Castiel Novak。我的名字并没有那么特别,出自圣经。意思是星期四的天使。”

“Wow,星期四……今天就是星期四。”

“是的,”Castiel微笑,“事实上我作为‘Castiel’,今天确实帮助你了。”【周四的天使会帮助在周四寻求帮助的人】

 

“那你呢?”Castiel问Dean,“你姓什么?”

Castiel的心情就像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暗流,蠢蠢欲动。这个问题在他第一次听到“Impala111”的背景音里有人在叫“Dean”的时候就产生了。

 

他早就知道他的名字是Dean,但是今天他将第一次知道这个Dean到底姓什么。

告诉别人自己的姓氏本应该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Castiel的错觉,Dean好像犹豫了一下。

 

“Smith,这是我的姓。”Dean回答道。

 

08

点击链接


 【第二章完】

 ————————————————————————————

下章预告:Dean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有漂亮蓝眼睛名叫Castiel的青年。


评论(3)
热度(21)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