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荒】A Letter About Merry Christmas【荒福】

迟来的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职业车手福x社畜荒(或者反过来)

————【正文】————

小福:

最近还好吗?

自从前两天你跟我说圣诞假期不回来我就给你写写封信了。我查了一下,大概15天左右就能到英国吧,如无意外,寄到的时候刚好是圣诞节。祝你圣诞快乐!
很多话在Line说不出口,我觉得通过写信会容易一点吧(你可能也未必会收到这封信)。

最近看到新闻了,迪⭕尼把F-O-X给收购了。S-ky车队的赞助是S-ky电视台吧,听说也是F-O-X的产业来着。不知道换了老板会不会对你的车队有影响啊,我还想在大型赛事上看到更多小福的身影。有点担心。

对了,最近东堂会打电话给我,一如既往地废话说一堆。内容大概就是他在上次从我这儿得知小福遇到“小卷”的事情之后莫名兴奋,还老是说着“真好啊阿福,为什么不是我”之类的胡话,真是疯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骚扰你,希望他知趣一点吧,我快烦死了。

关于我自己的,就是我最近回老家了。因为妹妹生病了,请了个长假。放心, 她没有什么大碍,虚惊一场。

不过为了请这个假也是看了不少别人脸色,还拜托别的同事帮我跟进工作的。哎,在社会上工作可一点也不简单啊,小福。有时候还挺羡慕你的,虽是这样说,但是我不后悔没有选择走上成为职业选手这条路。

我喜欢我的专业,我现在的这个行业,虽然工作很辛苦。也不是说我不再喜欢公路车,我只是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一个新的世界。这次是靠我自己探索出来些什么,向前看——我决定不再依赖你了。

但是小福你放心,你的Bianchi我依然保养得很好,至少每个星期会骑一次。

说起来把小福(你走的时候托付给我的龟,因为它实在太像你了我擅自取了这个名字)也带回老家了。它最近冬眠了,天气暖和的时候会醒来到处走走,基本上也不吃东西了(一开始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它生病了),现在总的来说都很好。

刚把它带回来的时候还以为Aki会欺负它,没想到Aki还挺怕它的哈哈,“小福”可是像小福一样强呢!(而且爬得也很快!)如果你想看的话,哪天天气好它出来散步再拍照你给看吧。

我想你了小福。大家都想你了。
圣诞假期不能回来的话,那就新年见吧,如果能一起去倒数就好了。
我,你,新开还有东堂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受东堂感染,我废话也说太多了,不要放在心上。

荒北
20171209

——————————————

队友惊异。
福富看完了这封由自己从车队宿舍邮箱里的信件取来的信件后,嘴角带着难得的笑意。

“Fukutomi, are you hungry?I am going to have dinner. If you need something...”

“Oh thanks, but no thanks,Mark. I have an appointment with my big brother tonight.”

“Okay.”

把队友打发走了之后,福富打开了手机。
英国与日本时差有9个小时,现在虽然是英国的傍晚,可是日本已经深夜两点了吧,荒北早就睡了吧。

福富决定不想那么多,他觉得要尽快让荒北知道自己收到了他的信——不迟不早,正是圣诞节当天。

打开Line福富发现自己跟荒北聊天已经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情了。自从大家都脱离了学生身份之后,大家各自奔波,总在互相不知道的地方,各自因为工作生活各种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福富早就决定跟随父亲和兄长走上这条成为职业公路车选手的道路,他早就做好在这条路上将会跟自己昔日伙伴越走越远的觉悟。

他早就做好了他会失去东堂、新开、荒北——哪怕是金城(一个好敌手)的觉悟。

然而,荒北锲而不舍的联络一次次提醒着福富他曾经想要当做牺牲品的那些人不是想甩就能甩掉的。

他发现自己怀念以前那些纯粹的日子。

[荒北,圣诞快乐。我收到你的信了。我也想你们。新年一起去倒数吧。]

就在信息发出去几秒过后,信息左侧显示了[已读]的标记。

又过了几秒,他接到了荒北迫不及待打来的电话——

END.




【以防大家不记得了的补充】
[福富的龟]  渡边在几年前的签名会上说福富曾经在河边进行骑行练习的时候,遇到了一只龟,并把它揣到兜里带了回家。
[Aki] 渡边几年前说荒北在老家养了一只叫Aki酱的秋田犬。

评论
热度(13)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