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心情复杂。
TM是毕业届唯一一个能坚持到搞毕业专场的乐队,提醒了我一个阶段切切实实结束了。

去年5月7日,Greeneyes第一次上摇滚节,就已经要因为风格不同解散了。今年年初重新组了一支band,因为大家太忙,排了两次也不了了之。

玩乐队很难,我觉得太难了。
大家都志同道合,有精力有时间排练,估计除了职业音乐人,只有学生时光有机会了吧。虽然从结果上来说,我是属于找不到的那一属人。

这几年GreenEyes的排练,争吵有,欢乐更多,虽然每次演出下来都会被骂一顿,排练的压力一次比一次大。但是事实上,我们的默契一次比一次要好。
尤其是有时候拆开来跟其他人去商演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时间排练,基本上就是定了歌单走一遍就上台的了。我每次都很慌,但是每次我的吉他手(他总跟我一起商演)看着我,跟着我的节奏总有一种安全感。这估计就是默契了。

TM的主唱换过,不到半年。今天他们请了前主唱芳芳作为特殊嘉宾演出,她唱到哽咽。

芳芳和我GE主唱是老乡。关系很好。今天我的前主唱(正为了考研复习得焦头烂额)在我跟她说了今天专场的情况之后,觉得感伤,跟我说“我现在有时候也想着排练”。我眼泪差点掉下来。

我突然想起来那时候由于发生了一点事情,米饭(节奏吉他)很严肃地跟我说“如果你遇到一些人纠缠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会处理”;每个假期结束再见到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个热情的抱抱;有时候在交际中遇到一下不爽的事情,跟彬彬(主音理他)和盖盖(贝斯)交换一个眼神就明了一切;配合着猫吃(主唱)一起疯,喷渣男…

还有段时间排练,由于镲片太大声,还有贝斯太重,排到头晕呕吐…

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一样。

这一路有收获也有遗憾。要是大一的我知道在不久之后你所憧憬的舞台上的那群人会成为你的老师,会遇到一群跟他们一样棒的人,我估计得疯了2333

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人,有些人继续选择音乐,有些人明明有这个天赋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却又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TM的演出结束,也意味着,这次轮到我们毕业了。虽然我提前“暂时”放弃了音乐。

虽然我一直在吐槽“为什么每个毕业专场最后一首歌都是《别让梦醒来》”,然而轮到自己的时候才确实作为曲中人明白一些东西。

哎,一些毕业季的伤感情绪。还有一些物是人非的事就不再提了。

今晚的贴纸,是我大学生涯最后的两张了。

朋友们,把握当下。

评论
热度(3)

© 23@克制与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